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六章 奇货可居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9
  • 字数:3,008

“闻听公子嘉不止学问不凡,还有饕餮之能,在府中宴请高贤,吕某心痒难耐,不请自来,还请田师莫要见怪。”田简子与吕不韦二人携手而来,这位大富豪在路上对着田简子恭敬道。

打着拜访田简子的名义,却说着来看郭嘉的话,一点都不觉得有何不妥,杂家宗师,气度不凡。

一群人紧随着吕不韦来到郭嘉的府邸,仔细一看,这里的人物不少都是早上出现的学派代表,加上本就在郭嘉这里做客的人,几乎又是一场百家之会的规模。

吕不韦面色红润,锦衣华服,手中握着一枚玉珏在把玩,行止之间没有什么学问大家风范,倒是很像郭嘉在后世见过的那些领导,矜持,却又拿捏的刚刚好。

来到郭嘉身边,与荀卿和邹衍见礼后,拿起一个考的焦黄的鸡腿,自顾自的吃起来,“果然美味,只是这蜜糖就非寻常可见之物,难怪如此香甜,想必就是传言中小公子的豢龙术了。”

郭嘉就这样看着吕不韦吃完,然后恭敬地施礼,没办法啊,人家是长辈,又是宗师,背后不论怎么敌对,当面还是要讲礼貌,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先秦时代就已经有了。

“敢请吕宗师赐教?”

吕不韦却不拿架子,点头示意郭嘉随着自己在院子走走,倒是一点都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

“老夫与你之间的那些许龌龊小事,你可愿了结?”

“小子不明白,先生所言何事?”

吕不韦停下脚步,看了眼郭嘉,“直说吧,赵姬传信说你气度不凡,得墨家相助,日后必是祸患,又对质子政居心叵测,迟早坏我大事,加上你将赵姬给我的新农具提前发出,让我受了不少损失,所以,老夫对你的感官,着实不怎么样。”

郭嘉这才知道,原来赵姬早就联络上了吕不韦,而且还在背后给自己上眼药,这个女人真的疯了吗?坑死自己对她有什么好处?

“老夫的门客,已经死了八十多人,你的卫士其实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这个亏,老夫认下了。”

吕不韦继续把玩手里的玉珏,“今日,你口出狂言,虽然大家觉得你年齿尚幼不欲与你计较,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认为,你所谓的学问当笃行之,有故作高深之嫌,兼刻意贬低他人的学说。

这些人,本打算联合起来打压于你,尤其是魏无忌此人,更是有刺杀你的打算,但是老夫在府中公开支持你,并且打算派遣门客五百人随你墨家出边塞,这些人就不敢乱动了。

这些随我来此的人,也许还会有不少人跟墨家一起出发,到时候,墨者会少死很多人,而我派出去的死士,身份低微,若是有朝一日回来,所有的名声他们夺不走半点,开拓版图之功尽数在你墨家,且你墨家的精英,可保存下来不少。”

“不知吕先生,所为何事?”

“造纸术。”

“恕在下难以答应。”用五百死士换造纸术?吕不韦这商人本性真是显露无疑,用这么点本钱换取天下学术根本,这家伙想得真开,墨家的护具与武器带来的实力提升,绝对不逊色于五百死士,而且谁知道这群不把自己的生命当成一回事的家伙在路上会不会对墨家的人不利?

“取盐之术与今日的桌椅。”

“取盐之术可以给,但是我希望先生售卖时不要定价过高,要让大秦的百姓都吃得到盐。”

“可。”

“桌椅板凳也可以交由先生发卖,获利多少先生与墨家五五开。”

“可。”

“那就请先生派二百死士相随。”

“郭嘉,你知道吗,我本打算在百家之会时让你彻底身败名裂,即使是得罪鬼谷子与田简子,我也不放在心上。

但是细细一想,你也是秦人,虽然与我不和,但是你的所作所为也未尝不是在壮大秦国,有朝一日,老夫掌握大秦权柄,你的一切,不都是在为我而辛劳吗?”

郭嘉听出来了,这人这么好说话,一点都不打算讨价还价,是存了收服自己的想法。也是,自己把人家当做大敌,但是在人家眼里,自己不过是个小角色。

本以为吕不韦会趁机让门客里的佼佼者对自己发起进攻,还特意请师兄去仔细打探包括李斯在内的这些英才的信息。

结果人家就像看戏一样,根本不出手,自己本来打算好的对付人家的手段,在人家的无招胜有招中,化为乌有。

“先生说的是,大家都是秦人,为大秦一统大业尽力,乃是正理。”却是只口不言投效的事,吕不韦忍不住侧身看了一眼郭嘉,见这个孩子眼神清澈,却隐隐有着一股坚持,失笑不已。

“听说你为大王打造的轮椅也有出售的意思,也可以交给老夫一并打理。”

“谢先生美意,不过轮椅之物,打造不多,倒是不必麻烦先生了。”

“好,老夫也不强求,若是有朝一日你改变主意,吕府的门朝哪里开你是知道的。”说完就不再理郭嘉,去与田简子聊天去了。

院子里,各位宗师互相聊天,学派之间隐隐争吵,郭嘉看着这场面,无奈叹息,这恐怕才是真的百家之会,早上的大会,在人家眼里估计就是把自己当成猴子来耍吧。

“其实公子应该答应吕不韦的。”郭嘉身后,一个儒袍男子捧着酒杯缓缓走来,此人面容清瘦,留短须,眼神深邃,来到郭嘉面前后,递上酒杯,“汝南上蔡李斯,见过小公子。”

郭嘉刚刚还想到,白日要是李斯或者韩非出手,自己怕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现在这李斯就这么过来了,还劝说自己应该答应吕不韦的招揽,倒是让郭嘉有些惊讶。

“原来是荀先生高徒,今日相见三生有幸。”

“小公子客气了。”李斯敬酒后满饮,“其实小公子和吕不韦的关系,没有那么不可缓解,你还年轻,吕不韦不会拿你当成自己的对手,你托庇于他,静待时变,未来可期,可是今日非要与其割裂,此人心性残毒,迟早会因为今日之事对你不利。”

“嘉闻李兄乃吕不韦门客,何以……”

“法家之人,只会是朝廷的门客,不会是吕不韦的家臣,只是因为其人手段不小,在下欠了些人情,这才投效其门下。”

李斯一点都不在意说说自己的黑历史,“今日公子拒绝此人招揽,虽说以此人的商人本性建立了一丝联系,但是,你其实已经得罪其太深了。”

“李兄可知,此人为了杀我已经派出八十多人,难道今日说一句和解,那些人的仇恨就真的不存在了?而这些人的下场也告诉我,我若投吕,将来免不得是一个惨死的下场。

而且商人只知利益,他们才不管你什么国家大事,吕不韦虽然有众多门客相助,但是他的商人本性不会改变,此人迟早不利国家,若我今日屈从此人,将来名声必然受损。”

李斯点点头,“没错,所以在下也在一点点脱离吕不韦的影响,大秦有一统天下的可能,在下不愿这个商人毁掉这一切。

今日见公子嘉亦是如此做想,公子手中有纸张、有农具、有豢龙术,未尝不是奇货可居,昔日吕不韦以奇货换来将要到手的大秦权柄,公子嘉日后未必逊色于他。

李斯日后定要与公子多多交流,还望不吝赐教。”说完,李斯拿着酒杯缓缓离去。

看着李斯远去,郭嘉不知为何觉得背后一阵发冷,“李斯绝对没安好心,一个能一步步做到大秦丞相的家伙,会是个热血青年,一言不合就和自己私下定这种盟约,闹呢!

虽然李斯的老师对自己十分看好,但是,李斯可没有继承儒家衣钵,他是法家集大成者!这货绝对是在说谎,他估计是想同时坑了我和吕不韦。

历史上吕不韦被嬴政灭掉,门客受到牵连的不计其数,但是李斯居然在那时候还能身居高位,也就是说,这货确实对于吕不韦没有任何忠心。

但是,回头想想,吕不韦到最后都没有对付李斯,这货隐藏的有够深的,吕不韦都玩不过这货,我能?

以后离这货远点吧,本来还想着怎么都是嬴政的重臣,可以提前交好一下,但是这货的所作所为,让人太不舒服了。”

“小子,别误会李斯。”荀卿不知何时来到了郭嘉旁边,“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法家风范,法度之内,一切皆准,此人也许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但是他绝对是个能臣。

你将来若成大器,还请不要因为此人的不择手段而与他为难,此人若是治国,也是一方良才啊。”

看着荀卿失落的样子,郭嘉忍不住想到,荀卿是不是原本打算让李斯继承衣钵啊,都差点叛出师门了还这么维护,日后,你这位不择手段的弟子会杀了你的另一个得意弟子,不知道那时候,你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