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七章 魏国武卒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0
  • 字数:3,310

这个本该十分寻常的夜晚,小公子嘉的府邸却十分热闹,郭嘉坐在边角看着这群学问大家在一起狂欢,他这才意识到,古代中国人的豪放,比起西方的家伙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场临时凑齐的聚会,这群家伙进行的井井有条却又疯狂无比,令人难以想象的是,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邹衍,居然能在夜里视线如此差劲的条件下完成射箭动作,而他的目标,是荀卿手里的鸡腿骨头!

不知道两人到底是谁的胆子比较大一点,总之,邹衍和荀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郭嘉,这个年代的学者,可不是后世那种文弱书生,鸡腿骨头断裂,荀卿反手握住飞驰的箭矢,引来一阵喝彩!

还以为只有墨家这种带着点黑社会性质的学派会练武,鬼谷派因为纵横游说需要也练武倒是也能接受,你一个阴阳家,放在后世就是传说中的神棍!你练什么武!箭法比我都好!

还有荀卿,你这么能打,孔子和孟子知道吗?你们是要挑战我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吗?那边,早上被魏无忌和郭嘉挤兑说只会耍嘴皮子的公孙龙,拿着十支箭在投壶,是十支连着投,十支箭矢连成一条线,齐齐射中!

卫缭不知何时出现在郭嘉身边,“怎么样,有没有被打击到?”

“被打击惨了,我这才知道,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参合典礼的事,原来是想要我被这些人打击一下。

今日人家虽然来此,也听了我说话,但是人家完全就是冲着纸张来的,我的话人家当做了笑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人对我想做的事根本没有兴趣?”

“如果我不是你的师兄,相信我,我对你做的一切,没有任何兴趣,你批评我的学说也好,夸耀自己的功绩也好,与我何干?只要能够得到纸张,你说些什么我并不在意。

师弟,你把这些人想得太善良了,或者想得太纯粹了,这些人能够成为一派宗师,学问大家,哪里是你几句话就能说得动的?

但是我不觉得你今天的做法有何不妥,百家争鸣,要鸣出自己的声音才对,不论你的说法是否被人认可,你都要去说出来,被人无视,被人鄙夷,这是常态。

习惯这些吧,作为同时身负两家学问的天才,你会比常人更容易被人指责。现在你还年轻,这些指责也许不会那么直接,但是,一旦你成长到可以作为一个学派的代表,那么指责就会变成诘责!

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想法吧,百家之间确实没有根本性的冲突,也有合作的可能,但是一切的前提是,你得被人认同,但是现在的你,没有办法得到认同。

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像此刻一样,默默观察他们,丰富自己的学识,将来有一天,你会需要站到他们中间,和他们进行另一个层次的游戏。

……什么人!”

师兄弟二人对话时,一个穿着全身铠甲的人从黑暗中跑了过来,卫缭不知道从何处拔出来一柄宝剑,转瞬间就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国尉且慢,是我!”

郭嘉听到声音觉得熟悉,仔细一看,居然是王后特意安排在自己这里的昌平君熊启,这货是个贵族,本来应该在院子里才对啊?什么时候穿的铠甲,怎么从外边跑来的?

卫缭并未收起宝剑,而是冷着脸问道:“什么事,你为何没有和熊圭一起在园内陪伴众宾客,为何穿着全身铠甲?”

“回国尉!我带领的两屯人马中,有人发现今日有不明人物频频出现在校场周围,身形可疑,于是入夜后在下借故离开,与手下暗中潜藏在校场暗处。

果然,刚刚在下发现,有人潜入了武器库,不久后迅速离开,在下派人追踪那人后清点武器库,发现少了一整套装备,全套的!”

“很快离开!一整套装备!你是在告诉我,这是内贼干的!”郭嘉注意到了熊启的逻辑,“那人现在在哪里?”

“在下回来禀报时,看到那人前往的方向是城西。”

“城西?现在入夜,已然宵禁,去城西也不会有客店收留他,除非……”郭嘉的眉头皱的有些重,看向院子里的某个人,“有人敢在宵禁时开门接人。”

正与人饮酒的吕不韦若有所感,看向郭嘉,遥遥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用夸张的口型说了三个字:“不是我。”

“这老东西,突然带着人来这里,绝对不安好心,我还没开口呢就这么解释,今晚的事就算不是他干的,他也绝对知情。”

郭嘉没有任何犹豫,“传王翦!带队前往吕府附近!”

熊启犹豫了一下,“公子,万一人不在……”

郭嘉拉起熊启,急匆匆的边跑边说,“外国使臣,来到咸阳往往不会住到馆驿,而是会住到吕府,吕不韦此人,在咸阳手眼通天,宵禁开门对于吕府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此人暗中盗取我们的装备,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到吕府躲避,这里找到一个愿意庇护我的人实在太容易了。”跑出府门,王宛和娄烦带着郭嘉的特制小型铠甲早早在此等待。

“我那手下也是如此说的,因此我提前叫来了王宛和娄烦。”

郭嘉接过铠甲,边跑边穿,“你这个手下很有眼光和大局观,他叫什么名字?”

“陈仓杨熊,乃是公子的老乡。”

“杨熊?好熊的名字,但是这人却一点都不熊,有脑子,值得培养。”

熊启点点头,“是的,启准备提拔他为屯长。”

郭嘉终于穿好了铠甲,抽出宝剑,简单打量了一下自己这把特制的宝剑,锋利,但是短小,郭嘉知道,自己此时的武力不足以在前线杀敌,所以这把剑的作用,更多的是作为默军的指挥权杖!

“原屯长无过错,且你的两个屯长都是凭借战功登上屯长之位,不能轻易撤销。这样吧,将此人调至我的亲卫,与王宛和娄烦等人一起。”

昌平君看着郭嘉,有些无奈,抢人抢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王宛,今夜你是兵器库的负责人,事发时你在哪里!”

一旁的王宛面如死灰,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解释。就在郭嘉打算批评几句时,忽然有战士传来信号:

“有打斗声!戒备!”

不远处,战斗在暗夜中展开,卫缭站在房顶上,脸色阴暗,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咸阳跟军队对抗!

五个同样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人无声无息的来到卫缭身边,卫缭没有回头看人,低声吩咐道:“找到丢失的装备还有牵连到的人,天亮之前一个不留。”

“嘿!那这边的战斗怎么办?”

“默军成军以来,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但是不要因此小瞧了这群人,别忘了,他们和你们一样都是默军出身,他们能够解决这里的事情。”

是的,默军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大战,但是默军所有人的前身,是铁鹰锐士,是大秦最精锐的精锐。

“熊启,去救援王翦!”

“嘿!”

郭嘉用剑指着另一个方向,“王宛、娄烦,分割战场!”

“嘿!”

卫缭踩着房顶来到郭嘉身侧,“不用去吕不韦府了,我的人已经把他拦住了,鬼衣斥候和暗探在追捕他,装备会完好无损的带回来,你只需要管好这里。”

“是!”郭嘉站到一户人家的门阶上,“所有什长以上的人,报数!”

“一!”“二!”“三!”“十六!”

“所有什长以上的人,集合队员!先封锁街道!”

“嘿!”

“汇报敌人数量!”

熊启的声音响起,“三十七人!”

“每队留出两人举起火把!小心防备暗中的敌人!”

嘭!一支箭从战场飞出,直取郭嘉的头颅,若不是一直在小心防备,这一箭就可以要了郭嘉的命。卫缭在半空直接接住了飞速而来的箭矢,郭嘉简单一看就知道这是魏国的箭矢。

“黑暗中射的这么准,特种兵级别吗?默军的数量远远超过对方,但是却一时之间难以将对方拿下,甚至还出现了伤亡。

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一直在互相支援,并且隐隐形成军阵,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吴起留下的遗泽,魏武卒!”

战局终于变得稳定,所有疑似魏武卒的敌人,全部被围在了一起,看样子拿下这些人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熊启,把杨熊叫过来。”

不一会,一个浑身浴血的汉子跑了过来,这人身高足有一米八七左右,面色黝黑,五官分明,眉眼之间还带着一股稚气,看样子居然也是个二十多的年轻人。

“你叫杨熊?今年多大?”

“回将主,熊十九了!”

这不由得让郭嘉感到惊奇,要知道,除了王翦和熊启、熊圭三人外,其他的所有默军其实都是三年前从铁鹰锐士中选出的人,也就是说,这个少年十六岁就入了铁鹰锐士?

这杨熊也会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知道了郭嘉在疑惑什么,“回将主,熊自小就长得高大,十一岁时陈仓遭犬戎余孽进攻,熊应游徼安排,与父老悍勇之辈偷袭犬戎后方,斩杀敌酋,并得首级十四,游徼见我勇猛便举荐我于军前,因为几次作战英勇,故而入了铁鹰。”

郭嘉点点头,这个名义上的老乡果然不一般,在这个年代,有一个区分老秦人和其他秦人以及六国之人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看身高,老秦人比其他人魁梧了太多。

这个杨熊就是标准的老秦人,而且看样子这还没长开,估计再长两年,一米九左右他是长得到的。年纪轻轻就有战功在身,勇武不凡但是还肯动脑子,这个人值得培养。

“杨熊,今日起,调你离开原队,转作我的亲兵,你可愿意?”

“熊多谢将主提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