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八章 夜战武卒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0
  • 字数:3,555

杨熊被自己收为亲兵后,郭嘉赶忙打发熊启去支援王翦,所有人里,就只有王翦所在的那里有些支撑不住的样子,差点成为突破口。

“将主,其实王百将那里应该撑得住,何必请熊百将去支援?留他们护卫此处就可以了。”

郭嘉一咧嘴,干笑一声,“熊启和熊圭乃是贵人,手下出了你这么个出挑的人物,我却直接要了过来,如果还让人家留在这里不去杀敌立功的话,人家会想干掉我的。”

杨熊确实心思敏捷,一下就想到了郭嘉估计有些不好得罪这两位背后的人,但是即使这样,郭嘉还是把自己要了过来,可见对自己的看重。

郭嘉要杨熊是有原因的,在不远处他看到了章邯,这个刚刚被自己请来的家伙有条不紊的带着一个小队没有加入正面战场,而是贴着墙根防备可能还在潜藏中的敌人。

而这个杨熊,在作战时有意无意的会漏出些破绽,引诱敌人偷袭,还真的引出了一个装作尸体的家伙,而杨熊完全不去管这个家伙,任由章邯出手击杀此人。

老秦人里,厮杀汉不少,但是像这样懂得进退谋略配合的人真的不算多,郭嘉决心必须好好培养一下这个人,至于熊启,你背后有人会给你送人才的,抢你一两个问题不大,郭嘉这样安慰着自己。

随着时间的推移,包围圈越来越小,能让这些人辗转的地方不多了。这时。郭嘉发现敌人里有个奇怪的家伙,放弃了战斗,而是蹲下了身子,就在郭嘉以为此人要投降时,残忍的一幕出现了。

不知何时起,这些人在战斗时悄悄地把死去的同伴聚拢在一起,而默军有战斗结束前不许割首级的规矩,就没有过于在意,等到这会,所有人的尸体都在那个停止交战的人身旁。

只见此人蹲下身子,抽出短刀,对着地上的尸体就是一阵飞舞,“将主,此人要毁尸灭迹,毁去这些人的面部,让人无从辨认。”

郭嘉拦住想要前去制止这人的杨熊,说道:“随他去吧,打了这么半天,难道你猜不出来是在和谁打吗?”

杨熊点点头,“将主说的是,自熊入铁鹰以来,出战二十余次,只遇到过一次敌人能与我铁鹰战到如此地步,那就是大魏的武卒。”

郭嘉有些惊讶,这杨熊,居然已经参战二十多次?要知道,除却平日训练,士兵们一旦上了战场一次,就可以自称老兵,若是打过五次仗还活着,那就是精锐。

在铁鹰锐士这种专门打大仗硬仗的部队打了二十几仗,这杨熊已经称得上是百战精锐了,在寻常军队里,做个五百主绰绰有余,难怪这么沉稳,而且观察力如此敏锐,自己这次捡到宝了。

“你既然知道,这些人是魏国武卒,那就应该清楚,我们反而不能揭破这些人的真实身份,若是直接撕破脸,城内那位信陵君怎么办,是杀了还是放了?

他虽然在国内不受魏王待见,但是他的声望在三晋之地无人能比,更何况此人还有大恩于赵国,若是我们对他不利,会同时引起三晋对我大秦的反感,甚至于会引发战争。

我们刚经历长平之战,实在是没有余力再次开战了,秦人需要时间恢复生产,我们的军队需要时间补充新鲜血液。

最重要的是,此人入我兵器库,拿走东西的时间那么短,王宛这些人居然还没有发现,明显是大秦有内应,这样直接与信陵君撕破脸,那个内应会因此直接潜藏起来。

这么一个能够探听到我默军机密的人,潜藏起来,就是横在我心头的一根刺,有多危险你去想想,不抓出此人,咱们迟早会被其所害,因此,就让他划吧,把证据都毁灭最好,毕竟,我现在需要信陵君好好的。”

杨熊出了一身冷汗,赶忙点头,心中对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将主那一丝丝轻视消失无踪,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背后的牵连如此大,差点就为默军乃至大秦留下了隐患。

那人在划完地上尸体的面部后,对着不远处的一个默军战士残忍一笑,然后用短刀从自己耳朵旁开始狠狠挥下,噗!血液狂飙,此人的半张脸直接飞了起来,那与之对视的默军被这人的残忍惊讶到了,一个愣神,那人却趁机冲了上来,一刀刺向默军胸口。

穿着最新式铁甲的默军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胸口,带着无限不甘死去,那半脸魏武卒想要抽出短刀却发现,默军死之前,用手狠狠拽住了他的短刀,一时之间竟然没能抽出。

默军战士虽然被这人的凶悍惊讶了一下结果丧命,但是秦人血液里的凶悍与责任感,让他在死前做出了最后的反击。

同伴赶了过来,斩断了这个半面人的双臂,随即在眨眼间将此人化作碎片,郭嘉也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悲愤欲绝,每一个默军,都是大秦的好儿郎,还和他在一起生活了整整三年,就这样被人杀死,他的心痛不可当。

剩下的武卒见默军起了同仇敌忾的杀意,知道自己难以幸免,也纷纷学者刚刚那人的样子,用刀割开自己的脸颊,但是,怒气攻心的秦人们,却没有再次感到一丝恐惧,他们心里只有愤怒。

“全部留活口!”郭嘉见这些人自残以后,战力明显下降,便挥剑下令。

默军随郭嘉训练三年,早已养成立行禁止的习惯,即使心中充满愤怒,但是他们却没有违背郭嘉的命令。

武卒见这些人想要生擒自己,互相看了一眼,就要互相捅刀,誓死不被俘虏,但是,默军的精锐程度,不是这群自残后血流不止体力下降的家伙能够阻挡的,活着的二十五人,没有一个自杀成功。

郭嘉缓缓靠近战场,来到那位一时不查被击杀的默军面前,蹲在他旁边,只见这个士兵,眼里没有恐惧,只有不甘,他的眼睛圆睁,双手抓着那武卒的刀刃,到死,都没放开。

郭嘉合上他的眼睛,将那残留在刀柄上的武卒的胳膊扔掉,仿佛这双断臂在这里就是对默军最大的亵渎。

郭嘉想要分开握在刀刃上的手,却发现自己用尽全力也无法掰开,血肉、骨头,都已经嵌入了刀刃,郭嘉将自己的手覆盖在这双已经被血液浸透的手上,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流泪。

“放手吧,打赢了,放手啊!我求求你,放手啊!”

杨熊抱住郭嘉,想要把他拉开,一个将主,不能如此软弱,会被战士嘲笑的,可是杨熊自己的眼里,也满是泪水,“将主,别这样,咱们大胜,不能哭。”

“为什么不能哭!我费尽千辛万苦打造这些铠甲,就是不希望我的兄弟死去,我每天都去训练你们,就是想要你们都活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兄弟死了我不能哭!为什么!”

熊启含着泪水抱住郭嘉,哽咽道:“因为你的眼泪就这么多,你哭不够的,以后还要死人的,你不能一直哭,你要做的不是在他们死去后哭泣,你要做的是带着更多人活下去!”

不知道是郭嘉刚刚掰的太用力还是这位士卒在天之灵感受到了郭嘉的悲愤,刚刚那死死握着刀刃的手,突然在这一刻,放开了。

郭嘉借着昌平君的肩膀擦干眼泪,红着眼扭过头,指着被俘虏的魏武卒,下令道:“把这些人的手脚打断。”声音并不气愤,平静如水,但是他身边的昌平君听起来,比地狱之音还令人发寒。

默军几个呼吸就完成了任务,现场除了听到骨头断裂和肌肉碰撞的声音外,别无其他声音。“你们倒是够硬气的。”郭嘉走进看着一个个被按在地上的武卒。

“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

了不起啊,我以为吴起死后,武卒没落了,没想到啊,非但没有没落,还长了本事了,会偷鸡摸狗了,三十几个人偷袭数倍于己的敌人,能伤二十几人,杀一人,自己只死了十几个人,了不起。”

地上的武卒听到后,立刻就想破口大骂,却被一个巴掌扇在脸上,出不了声。

“真好,武卒不再作为一支军队,沦为刺客者之流,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刺客,史书上一定会为你们大书特书的。放心,就是别人不写,我也会亲自写上这一笔的。”

一个武卒艰难的抬起头,虽然说不出话,但是狠狠一口吐沫差点吐到郭嘉,郭嘉看着这个家伙,冷笑一下,“不好意思,由于你的不理智,你的兄弟们在死之前得受些别的罪,所有人的牙齿打断。”

闷响再次出现,紧接着,地上出现了一片片带着血迹的牙齿,先是自残,再被打断四肢,现在又被打掉牙齿,这些武卒虽然强悍,但是此刻也都无声无息的趴到了地上。

“魏无忌在哪下榻?”

昌平君简单一回想,“他在吕府隔壁的精舍,那是魏国一个商贾的别业。”

“拖着这些人,随我去魏无忌门前。”

“公子,此刻不宜揭穿这些人……”

郭嘉打断昌平君的话,“我知道,不过你也别担心,这些人划破自己的面容,就说明他们也怕被咱们认出来。

放心吧,我有分寸。”

黑暗中,一行人来到魏无忌所在精舍门前,精舍内漆黑一片,郭嘉冷笑一声:“这阴货,倒是睡得安稳。”

待所有俘虏被拖过来,郭嘉看着地上烂泥一般的武卒们残忍笑笑,“把这些人的甲胄去除干净,留件底衫就好。”

“嘿!”

昌平君有些不忍,“公子,这些人也是义士,不该轻易折辱啊。”

郭嘉的声音听不出感情:“熊启,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你讲这个道理,在军中,收起你的贵族思想,军中只有袍泽或者敌人!

对待袍泽,你要用生命去保护,对待敌人,你只需要知道,他们该死!这里没有义士!你所谓的义士,打伤了平日里与你一同训练的袍泽,杀死了你能交托生命的兄弟!

只要你还在军中一天,就记住,对待敌人,怎么做都不为过!如果你还要你所谓的风度,所谓的义士,我可以把你调走到别的队伍,我的默军,眼里的对手都是敌人,不是义士。”

昌平君第一次听到郭嘉用这么生硬的语气和自己说话,知道这次郭嘉是真的愤怒了,想了一会,默默退到一边,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