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章 当面羞辱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1
  • 字数:2,389

郭嘉挥动着手里的短剑,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这是在咸阳城内的一次小小的抓捕贼人的行动,看你们这不服气的样子,是指望我给你们记军功吗?”

杨熊正要继续进言,突然想到了什么,是啊,论军功的话,这就是对敌作战,可是在都城内对外敌作战,这可不是什么大功,这是要坑死城门守卫的大过。

郭嘉能训练出默军这样的精锐,会不懂赏罚分明的道理?昌平君这些人身份高贵,难道说他们不懂吗?但是人家也没有对此表示疑问,偏偏自己一个无名小卒在这里质疑将主,真是……

郭嘉扶起杨熊,又小声地在他耳边说道:“此事不宜大肆论功行赏,但是默军一应赏罚均由我亲自掌管,定然不会让兄弟们白白流血。”

杨熊重重点头,这位将主,果然不是寻常人物,看来自己还是过于小看了他啊,如今被调至此人身边做亲卫,看来前途一片光明啊。

天终于还是亮了起来,关了一夜的魏国精舍大门,随着第一抹阳光洒到大地上,打开了。

开门的仆从看到门外的场景,忙不迭的回去禀告魏无忌,不一会,这位被称为战国四公子之一的贵族,在仆从带领下走了出来。

魏无忌一眼就看到了门外的惨状,指着郭嘉喝问道:“郭嘉,你意欲何为!”

郭嘉冷笑,真能装啊,默军夜里把人带来这里我就不信你不知道,在这给我装才看到,你的心态是真的好。

“回魏国使者,昨夜有群衣不蔽体的小贼,偷盗我家的衣物,结果被察查宵禁的士卒发现,慌不择路逃到了您这精舍门前,我们也才刚刚赶到,这才拿下。”

“哦?是吗?”

郭嘉笑嘻嘻的拽着一个武卒的头发揪着他在地上拖行,眼角余光看到魏无忌的手不自觉地握拳,指节发白,心中暗自发笑。

“是啊,您看,这群人手足具断,没手没脚的,也不知怎的跑得这么快,我看这群巡夜的家伙实在是太懒散了,我手下这些家伙也该多训练训练了,连这么一群废物都追赶这么久,实在是没用。”

魏无忌知道昨夜战斗必然惨烈,但是此时看到这些魏武卒的惨状,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战斗的惨烈程度,只是,出色的养气功夫让他脸色不变,强忍着与郭嘉翻脸的冲动。

魏无忌知道,郭嘉不想揭露这些人的身份是不想与自己直接闹翻,到时候如何处置自己就是郭嘉要面对的难题,若是一个不好,就会惹得三晋强国与大秦为战。

秦国是不敢再大动干戈,但是那不代表魏国就敢惹秦国,搞些小动作问题不大,要是闹僵了,魏国也没好果子吃。

忍住火气后,魏无忌温言开口:“那请公子赶快处置了这些人,免得扰我清净。”

郭嘉见这家伙这么能忍,也有点惊讶,不过却不打算这么轻易走掉,使劲拽着头发把那人拽起来,假装惊讶道:“哎呀!怎么还是个没脸皮的家伙!

没手没脚没脸没皮,难怪连我家的衣物都要去偷,这种东西,是怎么生的这么大的?

信陵君,小子还没见过这样的人啊,您见多识广,可曾见过这样的人?”

咔擦,魏无忌手里的玉佩粉碎,他看出来了,这郭嘉不是在怀疑自己,他已经确认是自己干的,但是就是不去揭开双方都知道的迷雾,硬是要以此羞辱自己。

堂堂魏国魏武卒,昔日大战从未败北,今天在这里,被这个小贼羞辱成这般模样,自己偏偏还不能说一句话来反驳,而且,魏武卒存世早已不多,虽然还有训练之法,但是魏国早已无法供给这样精锐的部队训练,这些武卒,已经是魏国武卒最后的火种了!

“在下也不敢说什么见多识广,不过路过长平时,也见过一些尸坑里的残肢断臂,看起来比这些人还要残破不堪。”在场的秦国士卒无不露出震怒之色,这信陵君说的,是那些抛尸长平荒野的大秦士卒!

这是近乎打脸的言辞,魏无忌知道自己保不住这些魏武卒了,那么,起码让他们在死前少被人羞辱两句吧。

但是郭嘉没有生气,反而暗自发笑,当一个人开始在言语上试图激怒你压制你,那就说明,这个人对你已经无计可施了,号称公子世无双的魏无忌,开始和自己一个小孩子进行言语争锋,他已经不值得被尊敬了。

“罢了,天都亮了,不能耽误信陵君出行,来人,把这些东西拖回校场,偷军中之物,当以军法处置,吊在箭垛上当靶子用吧,这群新兵连血都没见过,该让他们见见血了。”

魏无忌脸色阴沉的即将要爆发,这时,昌平君用夸张的声音劝解郭嘉:“将主,万万不可啊,大秦法度严苛,虐杀者当受极刑。”

就在魏无忌松了一口气时,熊启又说道:“按律这些人最多就是每人打十五鞭,再多都是虐杀啊。

属下恳请将主三思,还是鞭笞十五吧!”

郭嘉做出一脸震惊的样子,支支吾吾回答道:“好,此处是我大秦国都,法度不能乱,来人啊,这些东西,每个鞭笞十五,敢多一下小心我军法从事!

信陵君,为方便计,就借你门前之地一用了,打!”言语间却没有一丝商量之意,就这样占了人家家门口的位置。

没有长鞭,这些人就在用铁剑抽打,每抽打一下,都有鲜血飞溅,魏无忌的脸颊不住地抽搐,他看明白了,这不是在打这些人的身子,这是在打他魏无忌的脸。

但是他还是暗中期待着,有那么一两个人能从鞭笞下活下来,让自己想办法将人送回魏国,但是,郭嘉的手段,比魏无忌想得还要黑。

那些执行的人,每到最后一下,都会刻意停顿一下,然后看一眼魏无忌这个方向,见魏无忌露出期待的神色后,狞笑一下,用尽全身力气砸下最后一鞭,受刑的魏武卒连惨叫都没法发出,就这么直接殒命。

接二连三的,都是这样,当最后一个魏武卒被“鞭笞”致死后,魏无忌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哎,信陵君果然仁厚,见不得这血腥场面,你们这些杀坯,动起手来没轻没重,把贵使者都吓坏了。

给我滚回去,好好练练下手的本事,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人,还得这样打,下次要是还敢惊吓贵人,罚你们没饭吃!

还请这位管家记得代我向信陵君致歉,手下粗鲁吓到了贵人,我这就回去家法伺候。”

说完,扬长而去,早已聚拢在旁边看热闹的咸阳民众,纷纷让出路来,有个嘴碎的念叨了一句:“这什么信陵君也太无用,看个死人就吓晕了。”

旁人也纷纷点头,“这魏国还号称什么天下强国,这信陵君当初不是还打杀了自己国家的一员大将,叫晋鄙什么的吗?还以为是个勇士,看来也不怎么样嘛,这公子无忌比起咱们的小公子郭嘉,真是弗如甚远啊。”

今日里,咸阳开始盛传,信陵君观鞭笞之刑,受惊晕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