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三章 英雄远征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3
  • 字数:3,304

第一位战死的默军士卒的葬礼,很隆重,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似乎有些过于匆忙了,因为郭嘉除了送这位袍泽的英魂离去之外,还有别的任务。

渭水边,墨家工坊,今日,自郭嘉初遇田简子起就开始筹备的墨家探险大队,就要出发了。郭嘉一路风尘仆仆,终于在大队集结完成后,赶到了渭水河畔。

看到踌躇满志的一个个墨家子弟,还有应约前来的百家众人,郭嘉心里突然一阵不舍,自己为什么要促成这次探索?情况真的这么紧急吗?历史上,没有这些人的探索,大秦一样完成了统一,甚至,自己这样把大秦的重要助臂墨家派出去,会不会影响到统一大业?

虽说大秦二世而亡,但是紧接着继承大秦衣钵的大汉,不是也在没有自己想要寻求的那些作物的情况下再次繁荣起来吗?

现实已经一次又一次地打了自己的脸,自己那些从后世带来的半桶水的知识与见闻,在这个时代起不到决定性作用!自己一门心思要找到水稻、玉米乃至红薯之类的高产作物,乍一看初心真美好,但是会不会显得太过急功近利了?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给郭嘉答案,恐怕只有这群怀着美好愿望的人再次回到这片土地,才能解答郭嘉此时的纠结吧。

这次探险带队的,是田简子的亲弟弟,墨家的另一位宗师级人物,田鞅,这个老人对郭嘉比亲传弟子都要上心,郭嘉每日的武道修炼,此人不论多忙都要前来指点一番,但是今日,郭嘉就要送这个老人离去,踏上一场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成功的冒险。

“师叔,要不,咱先不去了吧,咱们再等几年好不好,弟子觉得还可以再做些准备的。”

听着郭嘉明显带着哭腔的话语,田鞅老怀大慰,豪迈一笑,“傻孩子,兵甲之力,对于人的提升是有极限的,现在,就已经到了极限了。师叔正想告诉你,暂时停下对兵甲的研究吧,过于依赖外物,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知道你昨夜对自己的手下发脾气的事情了,但是师叔觉得,你其实有点太霸道了。

师叔一直觉得,你的思想与我们大不同,这次也证明了师叔是对的,你认为,人命珍贵,要好好珍惜,师叔很赞同,墨家也很喜欢。

但是你却不明白,一副墨甲,造价三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二十个战士阵亡的抚恤,才一金!加上赐予他们的田产与免除的赋税,勉强才有三金左右。

也就是说,这些战士的命,其实还没有这副铠甲贵,所以你训练的那种不去计较装备损失,全力保住性命为上的战法,在他们眼里行不通啊,因为他们自己的命可能还没有损耗的战甲值钱。

大秦苦了几百年,这是你不会理解的苦!他们没有铠甲,打着赤膊上阵,一点点把大秦打成了西方强国,靠的就是这股血勇之气啊。

所以不要觉得他们蠢,他们只是穷苦惯了,你的方法也许很好,可以保住更多人的生命,但是对于国力的消耗,比寻常军队靡费太多啊。

缓缓吧,一切要有个过程,不是说了,方外有宝物、有粮食吗,等师叔为你取回来,等大秦再强盛点,就按照你的方法打仗,咱们多活下来点人,装备什么的,损失就损失吧,咱到时候损失得起。”

“师叔,弟子知错了!”

郭嘉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又错了。

“孩子,你没错,错的是大秦太穷苦了,能多活些人,谁不愿意多活些人?好了,不要做小儿女态,且来与老夫说说,你准备的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的。”

田鞅神神秘秘地把郭嘉带到一侧,几辆板车上,放着一些密封的木桶,隔着老远,郭嘉都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刺鼻味道,正是被连夜运回的石油经简单处理后的产物。

郭嘉打开一个木桶,里面的液体浑浊不堪,但是却没有石油那么粘稠,对田鞅说道:“师叔,这些东西,一路上只能由墨家弟子看管,任何外人都不能触碰,任何人打这个东西的主意都有取死之道,不必留手。

此物夜间必须远离火源,白日里也要以湿草或者其他物品遮盖,不能直接暴晒,至于用法,我让您准备的陶罐您准备了吗?”

田鞅从怀里掏出一个陶罐,罐口处有一些碎布条之类的物品被铸在里面,郭嘉用竹节从板车上的木桶取了一节液体,灌入陶罐,让田鞅点燃罐口的布条,然后往远处一扔,落在沙土上的陶罐发出一声轻响,然后里面的液体流出,所过之处,蓝色的火光遍布,郭嘉以砂石掩埋一时之间都没能灭火。

“师叔,此物易挥发,就是如果敞开口,木桶里的东西自己会消失的,你千万注意保存,只有在用的时候现场装填,否则早早装入陶罐也是会挥发的。”

田鞅看着地上的火苗,又看了看自己的师侄,哑然一笑,“刚说让你别去研究兵器,这就立马出来一样厉害的兵器,这要是用的好,千军万马也不怕啊。”

“所以师叔一定要保密,不到万不得已,哪怕让这些东西完全浪费也别用,不然被有心之人探知,大肆用在战场上,就是生灵涂炭啊。”

“你这孩子,教训起师叔了!”

“师叔,我给您准备的备忘手册一定要带上,必须遵守里面的内容,尤其是任何时候,取来的水必须烧开后才能使用,若是有人感染疾病,他的饮食必须和大家分开。

你此行主要方向是西方大漠,一定要找到足够多的骆驼,就是我告诉你的那种背上长着两个驼包的生物,没有这种家伙代步,绝对不要进入沙漠。

万一断水,先找沙漠里的植物,骆驼也会寻找水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杀骆驼,遇到风暴就结成圆阵……”

“好了好了,你写的东西师叔都看过了,也一定会按照你的说法去做,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些,但是师叔相信你,你也相信师叔吧。”

张贤带着白山子也悄悄走了过来,这位当代扁鹊的人品是值得信任的,所以,郭嘉不介意和他分享一点秘密,只要他能多保住几条墨家弟子的生命。

郭嘉把自己搜肠刮肚想得出来的后世对于沙漠探险的注意事项写作备忘录,也给了张贤和白山子一份,“两位师叔都是医者,大队人马的安全两位还请多多上心。这些备忘录里的东西,在下以墨家和鬼谷学派的名义保证,都是真的,还请二位定要照做。”

“颜色艳丽的果子不能吃,缺水时要喝盐水……呵,果然繁杂,这一路我想会有很多机会验证你的这些说法,若是成真,医家与你荣辱与共。”

装备装车了,秘密武器也安排好了,对于队伍里医生的提示也完成了,郭嘉知道,此行已经不可阻挡了。

“郭氏子嘉,遥祝诸君,万事顺遂!功成而返!”

田鞅点点头,站到板车上,高呼:“墨家弟子,携众同道,出西域,开绝地!启!”

名家公孙龙,杂家二百死士,医家白山子,还有许多叫得上名字、叫不出名字的人,浩浩荡荡从渭水边出发了,探西域,若是真如郭嘉所说物产丰盛,再走安南、身毒,这个时空历史上中华民族第一次对外积极探索的活动,在公园前251年,正式展开。

田简子在队伍离去后才来到渭水边,这位宗师级别的人物,站在渭水旁,久久不语。

“师父,徒儿是不是太急功近利了?”

“为师其实很不明白,为何你那么肯定大秦会一统天下,纵观你的所作所为,一切都在急切地完成统一的目标,而且你的信心,比为师,比你的师兄卫缭都要坚定。

如果真的如你想得一般,大秦终究会一统,你的所作所为,又到底是在害怕些什么呢?”

郭嘉抓取一把沙子,缓缓漏下,“大秦就是这只手,六国就是这堆散沙,握住这堆沙子,不难,秦王为拇指,大军为食指,军功爵制度为中指,巴蜀后勤为无名指,最后加上以我和师兄这些能人异士的辅助为小指,配合起来抓取天下,其实很简单。

但是还是有指缝,有漏洞,大秦的国力,在一统后会下降的,七国归一后,大秦要养育的人民就会数量暴涨,如果不能让这些人吃饱穿暖,他们就会去幻想自己的王室贵族是多么美好,即使那些酒囊饭袋也没有让他们吃饱过,但是他们就是会下意识地认为,这些人会比大秦的人对他们好。”

“你是说,虽然一统,但是六国王室根深蒂固,恐有反复?”

“如果不能解决我说的吃饭问题,那就不是恐有反复,而是必有反复。七国由来已久,被大秦一统后,那些旧有贵族如何处理?继续尊享爵位还是怎样?

要知道,这些人手里的力量,保住国家也许不可能,但是制造混乱,看看昨晚的一切就知道了。大秦上下都在做着一统寰宇的梦,但是说实话,我不认为大秦做好一统天下的准备了。

所以我明知道有危险,还是促成了这次的探险,因为大秦物产就这么点,不去外面寻找新的产出,大秦的一统就是过眼云烟,不多久百姓就会在安稳的梦境里掉入一个更加可怕的乱世。”

田简子也握住一把沙子,但是却一粒都没有漏下,等田简子张开手,沙粒已经被捏成一块石块般的东西,“师父信你。这不是好高骛远,这是高瞻远瞩,墨家不怕牺牲,只要他们带回能吃饱穿暖天下的东西,为师相信,墨家一定会前赴后继地去探索。

别为你师叔担心,就算是死在外面,他的死,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