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四章 大将相请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3
  • 字数:3,029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秦风阵阵,高歌嘹亮,默军校场今日与往常颇有不同,平日里,士兵们在此训练,都是披坚执锐,宛若在真正的战场上,用郭嘉的话说,众人必须时刻熟悉自己的装备,这是关键时候救命的东西。

但是今日,所有人都只穿着裤子,赤着上身,就连贵公子熊启与熊圭都是如此,队伍最末,一个略微瘦弱的身影也这般打扮,正是默军将主郭嘉。

田鞅的话让郭嘉知道,自己那套过于先进的战斗理念,其实并不适合这个年代,至少不完全适合秦国,那么,自己对将士的批评就成了刚愎自用,责全求备,回来后,郭嘉本想在众人面前认个错,但是杨熊却制止了他。

“将主何错之有?按照将主的方式,大战之后,虽然财力损伤严重,但是军队的根本——士卒却被保存下来了。只能说,我大秦目前尚无足够国力支持将主的战法,但是早晚有那么一天,将主的战法,才是我大秦的战法,故而将主并无错处。

且将主以年幼之身掌兵,本是借国尉的威势,虽有大功于国,然威望不足以压服大军,故而此时此刻,将主无论如何都不能犯错,更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认错,不止有损将主威严,还有伤大王之明。

将主可以军令的形式,改变训练之法,这样足以弥补过失,何况将士们对于将主如此厚待大家,将大家的生命如此珍视也是感恩在心的,将主有句话说的不错,大秦人不怕死,但是大秦人不该无谓送死。”

所以,郭嘉以总结大战经验为名,在训练中增加了更多的肉搏内容,原有的军械使用不完全放弃,但是将士的个人素质必须提高,就连郭嘉自己,也加入到了每日的训练中。

校场也被郭嘉直接改成了军营,不过整体都搬出了咸阳城,毕竟除了王宫卫士之外,城内没有一支部队的军营,默军也不能特殊。

秦王听说后,只说了一句,“公子嘉未来可期。”言语间,没有了对待少年的亲昵,但是,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之感。

正在跑步的郭嘉突然看到大营门口有一队人马出现,忍不住停下看了一眼,负责营门出值守的,是郭嘉的师侄,王宛与楼烦二人,见来人靠近大营,没有停顿,竟要直接闯入,王宛直接拔剑相向,“站住!军营重地,闲人免进!”

那来人却也没有因此与之生气,反而点点头,“倒是颇有法度,像是那么回事。”

楼烦按下王宛,抱拳行礼,问道:“敢问阁下和人?为何擅闯我军大营?”

“吾乃右将军王齿驾前掌兵军侯冯劫,奉命来请你家将主今夜一会,这是我家将主驾贴。”

郭嘉拿上衣服走了过来,一边用衣服擦汗一边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营门口拔剑?”

楼烦赶忙送上驾贴,“将主,此人是王齿将军的人,奉命请您赴宴,因欲直闯大营,故而拔剑阻拦。”

郭嘉接过驾贴,打开一看,居然是王齿!

大秦的将军中,王齿或许不是最出色的,可绝对是最忠诚的,长平大战,好好地三军主帅,秦王说换就换,但是这位居然没有一句怨言,直接退下,对于白起的安排,配合的完美无缺,一点都不介意牺牲自己的名声来成就白起与长平之战的胜利。

而且此人是老秦人中战功颇高的几位将领之一,多年来屡次攻打赵国,虽然长平大战的指挥权在白起,但是秦国人都知道,如果没有之前王齿经年累月的攻伐,疲惫赵国,白起也未必能够取胜。

今天这位邀请自己宴饮,郭嘉简单一想就知道,定然是因为自己手下诛杀了城内的魏武卒之事。

当初为了不惹来麻烦,郭嘉刻意封锁消息,所以大家一开始都不知道跟郭嘉交手的竟然是传说中的魏武卒。

直到郭嘉将大营搬出咸阳,为了不让人说自己恃宠而骄,安排章邯私下里将这件事的真相传出去,这才为众人所知,至于真假?联想起郭嘉在魏国精舍前鞭笞死二十几人把魏无忌气晕的事情,是真是假一目了然,那魏无忌现在还在咸阳的医馆躺着呢。

“这位如何称呼?”

“在下冯劫,为王齿将军坐下军侯,节掌一曲兵马,久闻咸阳城内有一军甚是神秘,不久前还战魏武卒而胜之,今日一见,军法森严,令行禁止,果然非虚。”

“冯军侯过奖了,还请军侯回禀,今夜嘉必准时赴会。”

冯劫抱个拳算是行礼,然后径直离去,惹得王宛一阵不快,“这厮好没道理,来时要闯营,走时又这么傲气,真不知道他凭什么。”

郭嘉把自己擦汗的衣服扔给王宛,轻笑道:“凭什么?凭这人的赵国口音,乃是新投大秦之人,年纪轻轻却坐上军侯之位,还是大秦宿将王齿的军侯。

此人若是没些本事,怕是难以坐到如此地位,须知,我手中之人,也不过一曲人马,论军职的话,此人其实与我相当,但是我的军队属于私军,乃是大王钦赐,此人的一曲人马,却是战功得来。

人家瞧不起我这个孩子,不是很正常吗?要是你能在人家这个年纪凭着自己的本事做到军侯,你怕是比他还傲气。”

王宛尴尬地挠了挠头,自己是郭嘉亲兵,按品秩,执掌短兵(二五百主以上将主亲兵)一百人,若是真的行军法,自己刚刚就属于以下犯上,是要立斩不赦的。

想到这里,远远看着走远的冯劫,叹息到:“也不说什么军侯,要是能做到五百主、二五百主,我就心满意足了。”

郭嘉拍了一下王宛的脑袋,“就你还二五百主,短兵你都掌管不好!让你看管兵器库,结果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偷了我一整套铠甲,让你负责训练体能,你给我把人全拉到山林里,到晚上差点丢了一个,罚你在这里看门,你给我以下犯上,我看回头杨熊这家伙就能把你顶下去吗,你就做个短兵士卒吧!”

楼烦在旁边傻笑出声,郭嘉气的直接踹了一脚,“你笑什么笑!让你安排扎营训练,你把人带到渭水边扎寨,第二天一个个的跟病秧子一样,一问才知道,一晚上被大河吵得睡不着,结果你呢,回府睡觉了!

你们两个,从赵国时就跟着我,我做事从不背着你们,一心想要培养你们做个有用的人,可是你们呢!

一次次让我失望,现在被罚到这里看大门,还整天乐呵呵的,没有一点紧张感,是觉得我离不开你们,所以就这么肆无忌惮吗?”

“小师叔!我们不敢!”

“你们看看吧,看看咸阳的水有多深啊,王齿、镳公这些老秦人的宿将开始找我了,是拉拢还是打压,谁知道!

吕不韦收拢我不成,迟早会收拾我,大王身体欠佳,已经快要护不住我了!你们知道我现在有多缺人吗!

杨熊本来是熊启要提拔的人,我厚着脸直接抢来了,为什么!还不是你们太不上进,看看杨熊,看看章邯!人家每天在做什么!

你们以为把你们掌管的两百短兵交给人家打理,给自己省了好多事情,看看人家,训练不落下,短兵的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现在你们又被罚在此,只要这个月的演武人家表现正常,你们就给我滚下这个位置了!”

二人的脸红到了耳根,虽说墨家子弟不能为官,但是因为郭嘉的关系,其实田简子也默许了二人走入官场,或者说正是参军,但是,墨家的侠客本性始终萦绕不去,郭嘉多年培养,还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我等知错了,今日起就开始,亲力亲为,必不辜负小师叔的信任。”

郭嘉没好气地抽走自己衣服,“亲力亲为什么,现在短兵之人都膺服此二人,且他们做的着实不错,我虽有心培植亲信,但是这两个人才我也不愿打压。

这样吧,现在,我罢免你二人的短兵百将之职,但你二人还在短兵之列,去向章邯与杨熊请教一下用兵之道与做事的规章,待你二人有些进步,就放你二人出短兵,入正军,能做到什么样子,就看你们自己了,现在,去向新的短兵百将杨熊、章邯报到!”

“嘿!”

郭嘉穿上衣服,叹息一阵,刚刚的话并不是在危言耸听,自己能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昌平君与昌文君有自己的派系,未必会全力帮自己,章邯与杨熊,才刚刚收拢,想用也没法大用。

看来看去就只有任涂和任嚣是人才,其他跟着自己的人都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就是想要发掘都无处下手,自己刻意去培养的人也是这样难以成才,环顾一周后,郭嘉悲哀的发现,自己几乎还是在孤军奋战,若是跟人起了冲突,怕是立刻就是个死无葬身之地。

“希望今晚的宴会能给我点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