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六章 郿县三族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4
  • 字数:3,661

“呵呵,老夫西阳与,乃是西乞术之后,冒昧了,冒昧了。”

郭嘉有些尴尬,自己虽然在这个年代读了不少书,但是并没有多么见多识广,这个劝自己去种地的老人说了个很厉害的先人的名字,但是奈何自己没听过啊,这下想客套两下都不会开口了。

“昔年穆公称霸,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人功不可没,故而穆公传下三家骑士特权与优先论功特权,三家并不以特权行恶,反而每战必先,战功累累。

由于三家一直比邻而居,渐渐地,郿县大多数土地尽数归于三家,西阳与乃是三家之中西氏的族老,武安君也是其子侄辈。哦,对了,你祖上西虢公所在之封地,就是如今的郿县。”司马错见郭嘉似乎不认识这个人,便解释道。

“原来是先贤之后,失敬了。”

老人摆摆手,苦笑道:“上将军不必替我等遮羞,老夫不瞒小友,自商君变法以来,我三家之人亦沦为国人,需以耕战养家,然我三家并不长于耕种,西氏与孟氏更是因此几乎落寞,三姓之中只有白姓尚且算是勉强得活。”

“怎会这样,武安君虽然身死,但是其之前的战功,足够三家安身立命才是……”

老人苦笑着打断郭嘉,“小公子莫非不知,武安君本名公孙起?”

“这……”

“公孙亦是白氏之人,只是偏支而已,所以他的战功,并没有惠及三族,同时你也小看了范雎其人的手段,此人与白起虽无私仇,但是政见相左,故而,白起死后,此人当权,白家没有覆灭已是万幸。

本来三家早已心灰意冷,等着家族沦为历史尘烟就是,但是,小友的农具传来,即使是我三家不精于此道的人也可以使得田亩出产丰厚,拜见田简与国尉后,得知那些不过是小友匆忙所得,故而猜想,小友必有其他神物未曾流出。

公子乃是西虢公后人,论起来咱们也是乡党,西氏携三家族老,恳请小公子不吝赐教。”

另一旁的一个老者哼了一声,对西阳与说道:“三族已经覆灭在即了还如此扭捏,小友,老夫乃孟氏族老孟广明,就说的直接些吧。

你的学问在大家看来其实不值一提,希望你别介意,但是,你改进农具,还有传说中比楚国还要高明的锻铁之术,以及你打造的新式兵甲,价值连城。

现在有大王回护,你自然安然无恙,但是一旦大王有所不讳,国尉虽然位高权重,但是未必保得住你,至少你手里的私兵,就不合礼数,届时必然被人谋夺。

若是你助我三家重起,孟西白三族,愿意鼎力相助。”

王齿这时捧着酒杯,眯着眼说道:“若是你能帮这个忙,老夫征辟你入伍,给你个军侯之位,届时你的军队谁也动不了。

说起来,你与三家本就是同乡,郿县除了三家之外的另一个大姓就是你郭家,你若是……”

“我想知道,是谁要对付我?”郭嘉有些不礼貌地打断了王齿的话,大家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郭嘉如果还听不出是有人已经露出要对付自己的苗头那就太蠢了。

王齿笑笑不说话,司马错看着郭嘉,一字一顿,“嗣子——子楚。”

郭嘉这下明白了,吕不韦拉拢不到自己就欲除自己而后快,赵姬对自己,也是没安好心,这两人偏偏都和即将先挂爷爷再挂老爹而登位的子楚关系紧密,一旦子楚真的上位,自己被清算的日子就不远了。

郭嘉沉默了半天,开口第一句话却不是回答王齿等人的邀请,而是发问:“郿县郭家,如今谁说了算?”

司马错闻言,哈哈大笑,王齿不久也跟着笑起来,三族族老默默点头,座位上,一个不起眼的老人轻咳一声,“老夫郭顺,乃是郿县郭家族老。”

“将军为何要保我?”郭嘉不理那郭家之人,继续发问。

“我闻人说,你虽长于赵国,然言必称大秦一统天下后如何如何,乃是真正的老秦人,大秦的朝堂马上要被一群外人执掌了,老夫保一个老秦人难道不妥吗?”

“这个理由,不足以说服我。”

“老夫欣赏你敢于落了信陵君的面子,这个理由呢?”

郭嘉还是摇头。

司马错叹了一口气,“王齿,实话实说吧,他恐怕都猜到了。”

王齿怔怔看着郭嘉,半晌后,命所有仆从退出去,只留下三族族老和郭嘉等人,“王上密诏:保郭嘉,留默军,扶子政。”

司马错拍拍郭嘉的肩膀,“这么稚嫩的肩膀,却要扛起这么多人的期望了。王上昨日吐血昏厥,连夜召我与王齿入宫,言说,大秦战乱太久,需要休养生息,而能让大秦国力强盛的关键就是你。

你不用怀疑我们的用心,只是出于对大王的忠诚而已。你太幼稚了,不是说你的存在有利于秦国,你在大秦就能好好活着,在你真正成长起来之前,我们会庇佑你,但是,若是你有负大王的期望……”

郭顺拿出一份家谱,说道:“郿县郭家,就是西虢公的郭家,你要立足,需要认祖归宗,今日起,你就是郭家的家主,至于郭家能否再次获封公爵,祖宗荣光是否再现,就看你了。”

“我三家为大秦征战百年,族中男儿多死在战场,可是如今却沉寂如此,我等不甘,白起身死,三家最后的期望破灭,现在,孟西白三家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次,若是你有崛起之日,重振我孟西白三家!”

郭嘉没有感到一点欣喜,反而是无尽的彷徨,这些人的态度,无不表明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处境危险了,危险到,熊启熊圭二人没有能够发出一丝示警,危险到,师兄现在都不能离开秦王半步。

刚来大秦时,郭嘉想要做个大人物,也觉得自己就是大人物,但是见识过真正的大人物后,郭嘉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荒谬。

当他安心想要做个小人物时,一群人跑来告诉他,你要么准备做个大人物,要么,别的大人物会捏死你。

重振孟西白三家?这三家从变法到现在几乎没落,若是没人打压怎么可能落到如今地步,自己现在接过这群人的帮助,那日后少不了去面对这三家的对手。

而且三家以武立家,此时看似与自己结盟,日后,联盟双方到底以谁为主以谁为从?

西虢公郭家家主?自己穿越前是西虢公的后人,现在,自己要当自己的祖宗了?郭家虽然辉煌过,但是那是昙花一现,根本没有什么出挑的人物,而且自己这样接掌郭家,家族内真的会服自己吗?会不会有别的隐患?

司马错拉郭嘉入座,说道:“慢慢想,不着急。”

郭嘉忍不住想吐槽,还想什么想,不答应我明显没命在啊,师伯,你这是在玩我吗?

“老夫征战一生,胜过,败过,函谷关前被人打得差点灭国也有过,但是老夫始终相信,大秦必将横扫六国。”王齿豪迈地喝了一杯酒,“大王让老夫去打赵国,老夫打了几年,几十仗,赵国快撑不住了,大王却说,叫武安君上,老夫二话不说,退至幕后。

大王叫老夫诈败配合白起,老夫还是一句话没有,诈败奔逃二百里。因为老夫知道,大王不会错!

果然,白起赢了,虽然老夫成了大战中唯一的败笔,但是秦国赢了,老夫个人如何,并不重要!

今天,大王说你以后是另一个武安君,要我像保白起一样保你,老夫还是没二话,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我就想问你一句,你就那么怕死吗!

我问过卫缭,你这人到底值不值得托付,他说,你虽然幼稚,但是总会成长,真要说你有什么缺点,那就是怕死。

今日一看果然是这样,原地不动是个死,前进的话只是可能会死,这样的选择,是个秦人就会立马答应,但是你不,你要去想,因为你不想死。

你凭什么觉得,孟西白三族背后的敌人,比即将登位的秦王还可怕?你们这种天才,因为太过聪慧,往往会失去勇气,而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不顾一切的勇气。

大秦不是靠想办法想到这么强盛的,打仗不是靠想办法想赢的,不去做的话,你想再多都是失败,只有去做了,你才能踏出死地。”

郭嘉有点无奈,自己稍微一犹豫,就成了贪生怕死,难怪秦王虽然信任这位老将军,但是最终的大任很少让他来担当,这脾气太火爆了,早晚会坏事。

“小子只是想,若是几位这样帮我,新王登位后,恐怕会牵连几位,对几位不利。”

王齿冷哼一声:“老夫不说战功彪炳,为大秦流血三升总是有的,为了大秦的稳定,谁都不会动我,至于冷落我,你这小儿都看得出很长时间没仗可打,老夫是否被冷落很重要吗?”

孟广明也是这般态度,“三族已经没落成这样,还怕什么打压吗?至于更加激烈的手段,先祖的功勋摆在那里,真的动了我们,大秦的根基动摇都是轻的。”

“师侄,今日聚会就是告诉你,我等必会与你共进退,不必瞻前顾后,而且听王齿手下的冯劫说,你那里可用之人太少了,你带来那二人虽然不错,但是毕竟是外人,以三族与郭家的底蕴,你培养些自己亲近的人,用起来更顺手。待日后羽翼丰满,你做事也能少些顾虑。”

司马错说的不假,自己日后无论如何都是需要人手的,如果能早点结盟,那到时候这些就算是自己人,提拔任用也会放心许多,更重要的是,郭嘉忽然想起,三家曾经有过一个特权“骑士特权”。

将来若有大战,赵国会是最大的阻碍,而根本原因就在于大秦的骑兵不如大赵,若是趁机用马镫马鞍训练出一支骑兵,日后当有奇效。

“如此,小子却之不恭,若是因为在下为各位长者带来不便,小子只能说,必将全力弥补,并且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好!这才是大秦的好男儿,仲,你进来。”

王齿招呼一个青年走了进来,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模样,但是身高就有一米七了,这在后世也许正常,但是在战国,即使是一向高大的秦人里也是异数。

“此人名叫公孙仲,今日起,他会带两屯人马在你麾下做个亲卫百将,明日起,你的人马就归在我的账下了。”

郭嘉发现,这个不苟言笑的大个子出现后,三族的人眼神变得有点奇怪,联想到此人的姓氏,郭嘉心里大惊,“这该不会是白起的儿子吧!王齿,刚合作你就这么坑我?这人怎么从范睢的手下逃掉的,你王齿这么收留他没问题,可是放到我这里真的好吗?”

郭嘉瞬间对这个联盟的前途有些绝望。“什么人啊这都是,坑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