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七章 三族盟约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5
  • 字数:3,676

见到这位疑似白起之子的公孙仲,郭嘉隐约感觉这群人似乎是在坑自己,但是看到郿县三族族老的表情后,郭嘉就知道,这群人事先竟然也不知道王齿会来这一手。

这王齿,秦王下令后二话不说就找来郭嘉直接商谈庇护郭嘉之事,捎带手还拉上了已经没落但是底蕴尚在的郿县三族给郭嘉撑腰,本以为是个傻大个,没想到,居然会玩这么一手,顺势就把白起的后人推出来。

如今郭嘉手下正确人才,这位疑似杀神之子必然会被重用,不必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而郭嘉的燃眉之急也可解除,这哪是什么不懂政治的傻大个,这是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王老将军,这样会不会太显眼了点。”郭嘉试探着问道。

王齿笑着摇摇头,挑着眉毛说道:“你这畏首畏尾的性子,以后改改,再怎么说,现在也算是我的人了。至于仲,说实话,我本打算自己带着的,让他跟着你是司马兄的主意。”

见郭嘉望向自己,司马错捂着嘴轻轻一咳嗽:“别看老夫,不是要害你。将你归入王齿节制总不能你的默军一点都不动,这样在别人看来,就太生硬做作了,安插一个王齿的亲信看起来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

二来,还是老夫刚刚的话,你手下能用的人太少了,仲虽然不及乃父甚远,但是也是军中的一把好手,有他相助,你的压力可以减轻很多。

最后,你应该知道,大秦所有人都认为,武安君之死,非其有罪,故而世人多同情武安君,且对于这位带来大胜的战将无比崇拜。

你若是接下这桩人情,现在或许会有些许不便,但是将来带来的好处,绝对值得你现在的付出。”让人惊讶的是,这位沉稳的老将居然直接明示了此人就是白起之子,一点都不避讳。

仔细一想,司马错说的倒是中肯,范睢已经去了,真正一心想要让武安君绝后的人应该不存在,即使是赵国的人,也未必会对白起的后人恨之入骨,相反倒是会敬重其父。

王齿将白起之子藏在军中,未必就没人知道,但是大家都不愿意这位功臣绝后,所以一直相安无事,如今公孙仲绑到了自己的战车上,也许会有些人暗中使些手段,但是,总体而言,自己接纳武安君后人,会让军方乃至民众对自己更有好感。

一个造福大众的人,还是个敢于担当的人,在大秦人眼里,这种人简直不要太可爱,自己的小公子的名头估计会直接晋升公子。

王齿对着三族族老一笑,“不要多想,你们的力量当时不足以庇护仲,所以我们直接动手藏下了他,不是不信任你们,只是当时范卿尚在,不太方便。如今郭嘉决心助你等恢复往日荣光,那么,仲就是个很合适的纽带,你们觉得呢?”

西阳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等觉得甚好,孟西白三族帮不到起的后人,但是一脉相承的关系还在,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哈哈哈,那么好,今日起,郭嘉的默军转为我的麾下,郭嘉领军侯职统军,部曲内所有任命自行决定但记得上报我的军帐。若是有人对默军有所企图,王齿的兵刃不是不敢见血。

郭氏奉郭嘉为族长,孟西白三族与郭氏结盟,一应农具锻造皆由郭嘉负责,助郿县耕战养家。所有人不得欺侮郭嘉,郭嘉的号令即为盟约所令,族人皆以郭嘉为尊。

郭嘉须忠诚大秦,壮大郿县,我等立此君子之盟,不诉诸文字,日后守望相助,共保大秦。”

“守望相助,共保大秦!”

在司马错的见证下,一个不需歃血的盟约达成。

“既然大家达成了约定,郭嘉必然全力完成约定,只要你们能在郭嘉为难之时与我共进退,三族休说是恢复往日荣光,再进一步也未尝不可。”说着,郭嘉拿出一张图纸,递给郭顺,“此物名为踏锥。功用只有一个,就是舂捣谷物。”

踏锥,后世南方常见的一种用来舂米的简单杠杆工具,在一次手下因为违反军令被任涂安排做舂刑的时候,郭嘉想起前世的见闻而画出的,今日带来就是想着,如果王齿对自己释放了足够的善意,自己就献上图纸结个善缘,如今看来倒是不用给王齿了,直接让郿县之人拿回去试用更好。

郭顺拿过图纸,只见几个原木样式的东西摆在一起,一旁还有拆解图,还有一些注释,“公子,哦,不,是族长,您的意思是,此物可以节省舂捣之时的力气?”

要知道,这个年代,舂谷物还是一种刑罚,就连那日郭嘉手下的铁鹰在完成后都几乎虚脱了,更不说其他寻常人。

但是解决这个难题又真的过于简单,对于学过初中物理并且有见过别人使用踏锥的人来说,画个图纸没有任何难度。

“若是按照我的图纸打造,稚童也可独立完成。”

孟西白三族的人皆渴望地看着郭嘉,如果是后世,这东西只要看到了,自己去做出来就用了,谁也说不出什么问题,但是,在这个年代,这种东西统一称为秘传,谁敢在主人家不同意的情况下使用,那就等着不死不休的报复。

“在郿县的人,都可以用,你们先自己试着做一些,如果效果不好,我会安排墨家子弟帮你们做一批质量好的,到时候,你们可以收别处的谷物来舂捣,就算自己不去种田,抽取租庸都足够你们完成产出了。至于其他的生产用具,等我有时间亲自去一趟郿县,再量身打造吧。”

其实是因为,郭嘉真的才尽了,自己见过的农具也就这些了,后世用的都是拖拉机之类的,难道现场发明个内燃机?

“对了,从现在起,郿县开工,修茅厕,郿县所有人的如厕问题,到茅厕解决,这是规矩。”

“老夫能知道为什么吗?”

“道理给你解释不清,但是有大用就是了。”当然解释不清了,粪肥这玩意,还要好几百年才会出现呢。

几位族老互相一看,知道这应该是秘传,不便轻易解释,便不再相问了,“我等一定照办。”

“县中儿童,不论男女,统计人数,日后我要授他们识字。”

“这,使不得啊。”虽然有些向往,但是几人还是拒绝了,这个年代,学问不可轻传,如果任由郭嘉这么做,其他学派会对郭嘉群起而攻之。

“放心,教授的不是什么大学问,只是一些文字,毕竟将来这些人都会作为助手,参与到光复郿县的大任里,认识些字还是会方便些。而且此事也不急于一时,我自己的学问还不到家呢,各位不必如此。”

“那,老夫等代这些后生多谢族长。”

郭嘉出了口气,说道:“事起突然,我一时间只能想到这些了,几位能得大王信任,又不吝赐教于我,还结下盟约,在下感激不尽,待我回去想好日后的事情,前往郿县,再仔细商议。”

“今日天色已晚,宵禁期间你也回不去,就在我府上休息一晚明日再回吧。”王齿命人打开房门,送郭嘉去休息。

待郭嘉走后,王齿看向司马错,“司马兄,你觉得,此子如何?”

“怎么,你是怀疑大王的眼光?”

王齿摇摇头,“我都抬出了王命,他还在那里考虑,明明已经没有退路,居然还不肯轻易从命,此子虽然年幼,但是虑事周全,我虽然不喜其瞻前顾后,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性格才能成事,当初的武安君也是这样,虽然悍勇,但是从不莽撞,王某对此敬佩异常。

只是,此子实在太年幼了,他的对手都是老奸巨猾之人,我实在是担心啊。”

“老夫就从不担心这个,大王一生,可曾用错过一个人?不论是你王齿,还是白起,亦或是老夫,哪次出了问题?既然这次大王如此看好他,甚至在病榻下令让你我不惜一切保护他成长,那么,此子就必有不凡之处。

上一个被大王这样信重的,乃是武安君,这次,大王的旨意不亚于托孤,大秦的将来,也许就真的要看他了,君不见,此子刚刚对西阳与等人说什么,恢复往日荣光只是小事,更进一步,未尝不可啊。

那卫缭的傲气你也知道,可是此子代替卫缭成为鬼谷的传承弟子却没有引起一丝不满,真的只是因为卫缭孝敬师尊吗?恐怕未必,卫缭必然知道此子的不凡之处,因而心甘情愿让出了鬼谷衣钵。”

王齿拿起酒杯,轻晃一下,露出笑容,“别说卫缭了,这孩子也是个傲在骨子里的小家伙,冯劫!”

“嘿!”

“你觉得这个郭嘉怎么样?”

“将主,属下已经说过了,有些才智,但是生非其时,左右无人可用,怕是难成大事。”

王齿看了一会冯劫,失笑道,“我却是忘了,你也是个傲气的。那你觉得,如果老夫帮帮他,将来会不会成为大秦一柱?”

冯劫犹豫了一下,说道:“若是无人助他,他还有困龙升天之机,若是将主助他,将来也不过尔尔。

此人胸中才情不俗,若是经历些困苦,日后少不得又是一位武安君,但是若是将主助他,此人的心性难以成长,过于异想天开,还有些幼稚,不去打磨,将来能不能做到一军侯都未可知,更不说什么良臣了。”

王齿点点头,秦王的旨意也是如此,只要保护他不被人攻讦陨落,可以结成盟约分担压力,但是不可直接助他成事,王的眼光,果然狠辣啊。

“冯劫,他从今天起也是本将的麾下,你日后有机会多多指点指点他,你的才能不下于任何人,但是也傲气了点,与他互相琢磨一番也好。”

“嘿!”

司马错看着冯劫退下,又看看早已走远的郭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王齿,老夫估计时日也不多了,这些年轻人,就靠你来好好培养了。”

王齿听后有些伤感,但还是答应到:“老夫虽然没有你们那么能打,但是也不是泥捏的,这些大秦的好后生,老夫会护着的,老夫还要看他们成长起来,看着他们完成大秦几百年的霸业。”

“好,有你的话,老夫就放心了。王室宗族对于大王一直任用六国之人已经有所不满,镳公他们也是此意,因此,对于在赵国长大的郭嘉态度有些微妙,还有冯劫,也是赵国华阳君的后人,你在中间要好好调和,都是大秦的好儿郎,不要……”

“司马兄放心,在下必将竭尽全力,不会损失我大秦根本。”

司马错看着这个本来比自己小的多的人,此刻他的脸上,皱纹和自己一样多,这么多年,但凡王有所命,这个不如自己甚远的家伙从来不辞辛劳,谁知道,王齿这些年,为了大秦牺牲了多少啊。

“王齿,真是,苦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