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八章 秦王辞世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25
  • 字数:3,360

自拜访王齿后,公孙仲就带着一百名精锐随郭嘉回到渭水河畔,本打算尽快找时间去一趟郿县,但是却被化名公孙仲的白仲给拦了下来。

“郿县毗邻咸阳,孟西白三家如今虽说没落,但是在老秦人中的威望甚高,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的异术让他们觉得值得托付,但是不代表族人真的都会和这些上了年纪的族老一样膺服。

才刚刚结盟,你就迫不及待地去郿县,会让他们误会乃至反感,当初,武安君以军功封上将军,曾与三族有约,守望互助,然最后,却被三族之人误会,欲霸三族,尊其所在的白氏支脉,导致在被范睢陷害时连家人都几乎无人来保。

出身郿县的武安君尚且如此,你这个外人,太过急切的话会被人以为心怀不轨的。要知道,传统的老秦贵族不少都是孟西白三家的门生,若是这三族内对你不服,会影响你与其他秦人贵族的关系。”

最终,郭嘉决定听从公孙仲的意见,目前已经给了他们踏锥的图纸,如果他们做出来,相信很快会从中受益,到时候对自己的接受程度会高出许多。

通过这件事,郭嘉发现,这个公孙仲有点不一般,平日里沉默寡言,但是看事情的角度却极其刁钻,而且郭嘉隐约意识到,白起最后身死,却没有足够分量的秦人出来说情,郿县三族的人,恐怕脱不开关系,难怪他们看到白仲出现在王齿府上会是那样的表情。

局势已经让郭嘉感受到了紧迫感,但是郭嘉反而没有了头绪,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每日枯燥的练兵内容,让郭嘉感觉烦闷不已,似乎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田简子放松了对于郭嘉的学业要求,鬼谷子也早已不见人影,按照郭嘉的推测,这位学究天人的师父,十之八九是暗中随着探险队离去了,毕竟,见识最为广博的鬼谷子,怎么会对千里黄沙之外的绝地无动于衷呢。

现在的郭嘉,每日除了花费一点时间读书与训练之外,更多时候是带着三只小狗在渭河边玩耍,说是玩耍,实际上是在练习武道,越来越让人心悸的紧迫感,让郭嘉对自己的安全都有了怀疑。

为了增加自保之力,郭嘉在训练时格外认真,单独一人时,也放弃了去思索一些自己记忆中可以增强国力的器物,转而用更多的时间来练习武艺。

冯劫就像是无业游民一样,明明带着两千人的队伍,但是时不时地总要出现在郭嘉附近,尤其是在郭嘉习武时,把郭嘉的动作批评的一无是处,导致现在他一出现,郭嘉的脸色立马转黑。

“叮!”郭嘉手中特制的短剑被冯劫轻易磕飞,冯劫则冷笑一声,收回宝剑,不屑地说:“吾不长于剑道,而善于矛戈,若是以长矛对敌,挑飞你之兵刃,只需三招。”

郭嘉一个白眼,都不想搭理这个人,跑去捡起自己的剑,但是看戏的三只小狗就没有郭嘉这么好的脾气,对着冯劫一阵狂吠,虽然不敢上去咬人,但是帮主人出出气还是可以的。

见郭嘉捡起剑后,简单的挥舞两下,隐约间竟然有剑花闪现,冯劫似乎发现了什么,“去年,我初次来河边,你只能舞出一个剑花,在我手下不过三招就败了,那还是我在让你。”

郭嘉的白眼翻得更深,冯劫却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如今才过了多久,你已经可以在我手下坚持半个时辰,你的武艺和体力,增长之迅速让人咋舌。

但是刚刚看你随手舞剑我才知道,你居然还有所保留。随手之间不去运转体内气息,就舞出九朵剑花,且尚有余力,你刚刚不是战不过我,而是还在藏招?莫非鬼谷剑术有什么秘术不能轻易示人?”

“不是,刚刚之所以脱手甩了剑,只是因为这把剑太轻了,本以为这把剑够我用五年,没想到这才第二年,它就轻了。”

“那你何不再铸一剑?”

郭嘉收剑入鞘,看着冯劫,“因为我觉得,听你说什么五招就能干掉我很有趣。”

冯劫眉头一皱,知道这是在调笑自己,可是自己确实说了这般大话,又不好反驳,只能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郭嘉抚摸着三只狗头,自言自语到:“真没素质,连个再见都不会说。”

这将近一年,郭嘉除了时不时被冯劫挑衅碾压,还会主动找公孙仲挑战,这位杀神之子的经历之悲惨,导致其学的都是狠厉的杀人术,是以郭嘉的武道在此二人的磨砺下进步飞快。

不过郭嘉自己清楚,比起公孙仲和冯劫这种人,自己还差得远,更不说那些专业的刺客了,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只不过是增加了一点点逃生的本钱罢了。

突然,一向乖巧的几只狗狗同时发出低沉的嘶吼,不多时,一骑飞奔而来,“王命:五大夫郭嘉,即刻入王宫,不得有误!”

郭嘉心里持续了许久的不安之情,在这一刻,忽然就这么平静下来了,郭嘉接过此人手中的文书,看到右下角不起眼的地方有个划痕,轻轻点头,这是真的,一直在王宫寸步不离的师兄见过这道命令,自己可以去。

骑士带着郭嘉直接骑马赶路,城门吏看到骑士背后飘扬的红翎,拦截都不敢拦截一下,这让郭嘉震惊不已,等随着骑士来到宫内,郭嘉发现许多人都在戴孝,心中一惊,难道,秦王已经……

骑士见郭嘉一愣,知道发生误会了,赶忙解释,“五大夫别误会,是安国君薨了。”

安国君?异人子楚的老爹,那位传说中自己老爹刚挂三天,就跟着挂了的安国君?

据王齿所说,此人对自己的敌意不小,想不到,由于自己的出现,发明了轮椅和纸张,减轻了秦王看奏折的负担,导致本该在去年就挂掉的秦王多活了一年时间,结果这位历史上就比自己老爹多活了三天的国君,在自己老爹之前就挂了。

虽然在第一次见到卫缭时,就已经打听出了这位的身体其实并不怎么好,但是就这么死去,还是很让人意外的。

郭嘉立马意识到,秦王恐怕也距离挂掉不远了,不论他是否看好这个儿子,老年丧子的悲痛,都是一个剧烈的打击。

终于赶到了秦王的寝宫,王后在门外焦急的候着,“你可算来了,王已经等你多时了。”

郭嘉不顾礼仪,直接闯进去,却看到秦王坐在轮椅上,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师兄在一旁,脸色灰暗,头发都白了许多,郭嘉知道,秦王已经开始回光返照,不行了。

“孤昏迷了两个时辰,好像过去了一辈子那么长,现在看到你这小家伙,突然觉得,年轻真好啊。”

郭嘉半蹲在秦王身边,将手放在秦王手上,苦笑道:“年轻哪里好了,人家都看不起我,要欺负我,我还打不过人。冯劫您认识吗?刚刚人家打我时还说,三招之内干掉我,我好苦啊。”

秦王一听,顿时失笑,轻轻咳嗽一下,“胡闹。见过王齿了吗?”

郭嘉点点头,“王大将军把公孙仲托付给我,还把我纳入他的麾下,孟西白三族的人,也答应会尽力帮我。”

秦王松了一口气一般:“孤委屈了他一辈子,没想到,最后的时候,他还是这么耿直,孤说什么就听什么。日后你若是掌权,替孤王报答他,好吗?”

“臣必铭记王将军的善意,不过,臣可不一定报答得了。”

秦王狡黠一笑,“你报答的了。你知道吗?到了孤这个时候就很少有什么看不明白的了。

孤一开始是看不懂你啊,觉得你与国尉并不是一类人,孤对你不放心啊。可是越是接近死亡,孤就看的越清楚,你不是凡人,对否?”

郭嘉被这句耳语吓到亡魂大冒,转眼一看,秦王的笑容更加狡黠,“哈哈哈,天人,也会如此幼稚?大秦幸甚!嬴家,幸甚!”

“大王,臣不是……”

“对,你不是,你就是西虢公的后人,你就是郿县郭家的人,你就是老秦人。”秦王捂着口鼻,轻轻咳嗽,“当年赵简子命不久矣,五日不能知人事,后百病具消,对人言,梦入天宫,这才有了赵襄子继承其志,三家分晋。

如今孤也要去了,但是孤不屑什么梦入天宫的蠢话,大秦有国尉,有王齿,有镳公,有你们这些年轻俊才,不需要什么虚无缥缈的天宫之说,只要你们尽心用力,大秦未来可期。赢家数百年的大愿,必能实现。”

郭嘉看着秦王,心中说不出的震撼,他不知道什么叫穿越,但是他在临死前,用自己的直觉,做出了最接近事实的判断,郭嘉不是凡人。

还用什么简子梦天宫的事情说事,赵简子见自己的儿子才能之强,远超自己,知道留他做晋国的公卿是赵家的损失,就借着大病,说梦到了天宫,暗示自己的亲信们,赵家有天命在,这才有了赵襄子无恤开创赵国。

秦王虽说什么不愿做简子之梦,但是这话,比简子和襄子二人加起来都霸气,大秦的天命,不需要虚无的天宫来认定,大秦的天命,在大将军,在国策,在大秦少年英雄。

这是什么气度,难怪这位一生之间,有无数英雄豪杰为之折腰,即使是此人死了,大秦的人也都以此人治下的时代为荣。

“臣不知天命,只知大秦必将兴盛,天下终将归秦。”

秦王听到郭嘉的这句话后,满意地笑了,一众文臣武将纷纷聚集到了门口,王齿更是直接奔了进来,跑到了秦王的身边,秦王抓着郭嘉的手,艰难地放到王齿手里,“王卿,还有诸位臣工,大秦的未来,交给你们了。”

原本时空在位五十六年,在这个时空在位五十七年的秦国第二十八位国君,赢则(赢稷),奠定了大秦一统的基础后,在王宫与世长辞,谥号:昭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