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九章 宗正嬴秋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9天前
  • 字数:3,478

秦人尚黑,平日服色多以黑为主,但是今日的咸阳,一片素白,因为咸阳宫那位带领他们前进了五十八年的王,薨了。

所有人自发地在以各自的方式悼念着这位伟大的王,他的一生,胜过,败过,但是从没有让大秦子民失望过,如今他走了,新的秦王能不能再续他的传说,谁也不知道。

渭水边,公孙仲饮了很多酒,以至于瘫在地上无法起身,郭嘉试着扶起他,却最终无能为力,只得和他一起坐在道路旁,远远的看着素缟一片。

“我以为你会恨他。”

公孙仲抱着酒瓮,苦笑一声:“我也以为,我会恨他,可是我恨不起来,阿翁(父亲)这一生,能有战功赫赫,不只是因为他的谋略,先王的信任同样必不可少。

说句实话,你知道我阿翁这一生,杀了多少人吗?”

“长平之战,武安君坑杀四十万人,算上之前的,大概有五十万人吧。”

公孙仲苦笑着摇摇头,“伊阙之战,家翁率军在伊阙同韩、魏、东周联军展开战争,此战斩首韩魏联军二十四万人;

鄢郢之战,率秦军伐楚,攻破楚国都城郢、别都鄢,焚毁楚国的宗庙和夷陵,重创楚军,淹杀楚国鄢城百姓数十万;

华阳之战,家翁与冉侯(魏冉)率军在韩国华阳一带同魏国、赵国的军队发生战争。魏赵两国最终战败,秦国获胜进占魏国大片城池,此战共斩首魏赵联军十五万;

陉城之战,率军攻占韩国陉城等九座城邑,此战斩首韩军五万人。

这还只是大胜之战,那些小胜之战不计其数,你算算,他杀了多少人,杀人如麻?六国之人对其又恨又惧,只是因为他是大秦上将军吗?秦国的上将军多了去了,他们真正怕的,是先翁每战之后,必杀俘虏以绝生机啊。”

郭嘉听到这里打了个冷战,所有人,尤其是后世的人,提起白起只会注意到坑杀四十万赵军的战绩,觉得此战已经到了兵尽粮绝的地步,杀人并不算万恶,没有人会注意到,白起不是只有这一次的坑杀行为,他之前坑杀的人比起长平,只多不少啊。

战国时期总人口才多少,白起一个人就下令坑杀了多少!整个古代华夏的人口都被这位杀的少了几成,难怪总有传言说穰(音瓤)侯魏冉压制白起,那不是魏冉在压制他,那是秦王在压制他,按照白起的打法,迟早激起六国愤恨。

在放出白起为将就有可能引来六国合纵抗秦的情况下,秦王一次次给白起机会立下功勋,这位对于白起的偏爱,已经到了一个极点,难怪有人眼红,要抹杀白起。

这么说来,公孙仲的话倒也不假,秦王乃是白起的伯乐,没有一个如此敢作敢当的大王,白起这样的人是不会出头的,是以虽然最后白起被赐死杜邮,他的后人对秦王,却没有一丝憎恨,反而为秦王的死,悲伤不已。

正感慨时,远处的路上,一队人马缓缓离开咸阳,往东而去,虽然相隔甚远,但是郭嘉隐隐看到,队伍前面的人,似乎有些眼熟。“王宛、楼烦何在!”

“在!”

郭嘉指着那有些奇怪的队伍,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属下这就去查看。”

二人正打算去查看一下,熊启突然骑马赶到,拦住了王宛二人,“别去了,我知道怎么回事。”

郭嘉见熊启脸色有些苍白,心中知道,一定发生了些什么事:“说吧,怎么了?”

熊启下马,来到郭嘉身侧,低声说道:“公子子楚继位,尊先王为昭襄王,追封其父为孝文王,尊生母夏姬为太后,华阳夫人为王太后。

继位第一天,就召见赵国使者,约定互相送回质子,以为兄弟之国,这些人,就是赵国使者。”

“我说这么眼熟,一应物品都是赵国形制,那队伍里的使臣我似乎在赵国见过一面,不过有些奇怪啊,质子政现在是王的儿子,如果赵国扣留的话,对大秦的牵制之力岂不更大?看来赵国自己那边遇到了点麻烦。”

熊启有些惊讶,秦王继位,归还质子,不是应有之义吗?为何会如此做想?“公子先别管赵国的麻烦了,你的麻烦到了。”

“哦?怎么了,我这些日子一直躲在这里,谁也没有招惹,是谁还要找我麻烦?”郭嘉却是不以为意。

“公子,是真的麻烦,大王在殿上问对,宗正卿嬴秋言说铁鹰锐士日常乃护卫王宫所用,战时乃精锐之师,不能交由外臣掌管,意图收回铁鹰的管辖权。”

“这人是蠢货吗?铁鹰锐士选军中精锐组成,卫尉、国尉共同执掌,乃是国策,他什么意思,让一群不懂打仗的宗室废物来执掌精锐?”

熊启有些尴尬,“朝堂之上,很多事讲究个以退为进,宗正先是提出这个说法,最后的目的却不是真的收回铁鹰锐士。而是……”

郭嘉恍然大悟,“原来是谋夺我的默军啊,呵呵,对了,宗室的公子阳是他什么人?”

熊启捏了捏鼻子,尴尬道:“公子阳正是嬴秋之子,掌管王城内的治安事。”

“这么说就难怪了,当初归秦时这父子俩就在大门外堵路,这么久了还贼心不死。这嬴阳,去年兵器库被盗,这位负责治安的大臣居然没有被追责吗?”

“公子,当时咱们上报的是,抓到了几个小贼,不是敌国探子。”

“哦,所以人家的宗正老爸就按照小贼处理,不痛不痒的做个样子,至于国都内混入探子,根本不去理睬?难怪当时居然没有大肆搜查,我还以为是先王不欲就此与六国翻脸,原来是这样,这位宗正还真是好样的。”

“这事已经过去,咱们追究也没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大王似乎在有意配合嬴秋,话里话外,都是要你交出默军的指挥权。”

郭嘉听到这里,反而平静下来,坐到地上,拿过公孙仲的酒喝了一口,这苦涩的味道,真的是酒?“呸呸呸,难饮之极,回头我迟早自己酿酒,这玩意就不是给人喝的。”

“公子啊,现在还有心思想着酿酒,快想想办法吧。”

郭嘉拉着熊启一并坐下,盯着他一直看,看的昌平君都有些发毛了,“公子为何如此看着启?”

“如果我没猜错,你来这里的任务可不是通风报信。”

熊启脸色一僵,随即苦笑,“公子聪慧过人,自然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没错,大王承诺,只要能收缴你的军权,默军归我节制。”

郭嘉点点头,“这才对嘛,我虽然年幼,但是毕竟是五大夫爵位,先王钦赐默军于我,直接夺走的话,一个不孝的名头就留下了。也不知是吕不韦的意见,还是大王自己想要拉拢你们楚系群臣。”

“启和圭观察了很久,应该是大王自己的心思,吕不韦虽然在今日获封相邦,位至丞相,但是大王提出收你军权的时候,他明显有些惊讶。”

“那是因为他知道,卫缭师兄和我,看起来势单力孤,但是真要是想动我们,也没那么容易。”

“启也是如是做想,大王最后的日子,都是国尉在陪伴,留有什么后手谁也不知道。启随公子在默军日久,知道公子的威望,如是贸然夺了公子的默军,恐怕启与圭是没有好下场的,而且启对公子的所作所为亦是十分佩服,所以,想要提醒公子,赶快想办法,以你的智慧,定然有办法应对。”

郭嘉抖了抖袖子,抖出来一枚玉佩,扔给熊启,“先王留给我的后路之一,凭借这枚玉佩,带铁鹰锐士杀入王宫换一个王都不会有人不服。

而且,默军的底子虽然是铁鹰,但是并不归属于铁鹰节制,嬴秋找的理由不足够收我军权,你认识这位吗?”

熊启怎么会不认识公孙仲,在一起训练许久了,但是听郭嘉的话,此人似乎另有别的身份。

“公孙仲之公孙,乃是公孙起的公孙。”

熊启闻言一惊,手中玉佩差点摔落,“武安君之后?”

熊启知道武安君的后人在白起死后失踪的事,所有人都知道,必然是白起的部下或者军中其他悍将藏起来了,只有军中之人,能够顶住那时如日中天的范睢的压力,活白仲的命。

许久前,郭嘉参加了一次宴饮后就带回了公孙仲,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至少有一位和白起同时代的悍将选择站在郭嘉背后,而此人敢让郭嘉收留公孙仲,就有庇护之意。加上公孙仲此人本身的不同寻常的意义,让大秦军队知道此人在郭嘉这里,谁还敢动郭嘉?

熊启的冷汗流淌不停,刚刚他把情况说的那么危急,未尝没有吓唬一下郭嘉,让郭嘉主动将默军交给自己的妄想,可是此刻,熊启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幸亏自己没有和那些蠢材一样,否则,自己真的是这个人的对手吗?

更重要的是,熊启清楚的记得郭嘉刚刚的话,这是先王留下的后手之一,那就意味着还有别的手段,至于郭嘉是不是在吓他?重要吗,这已经展示出来的一切,就够让自己熄灭所有妄想了。

“那公子打算如何做?不久,宗正大人就要来了。”熊启双手奉回玉佩。

“我需要做什么吗?师兄借着先王病危的名义藏了那么久,让我这个师弟担着这么重的担子,现在我有大难,他不该出头帮我吗?你说是吗?师兄?”

熊启转身,却见卫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附近,只见卫缭拍拍衣物上的灰尘,哈哈大笑:“如果我不藏起来,你的武艺如何会进步飞快,启都没能察觉,你却察觉到了,这都是师兄的功劳啊。至于嬴秋,不必管他,明晚之前,他就再也不能谋算你了。”

说完,卫缭晃晃悠悠地走了,熊启发现,这好似醉酒一般的步伐看起来凌乱,但是几个呼吸间,卫缭已经消失不见,这位国尉大人,真是深不可测。

“既然公子已经有了解决之法,那启也不必忧虑了。”

“启,大王开始借助你们楚系的力量,是好事,但是宗室对你们的排斥,还有刚刚上任的丞相对你们的忌惮,我想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熊启微微一笑,“启,明白了。”楚系之人,也该找一个合作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