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架空历史 > 大明青玉案

第六十二章 凤冠

  • 作者:椒盐傻蛋
  • 类别:架空历史
  • 更新时间:10天前
  • 字数:2,034

张四狗又道:“不要再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如果是我丢了这种可以传世的东西,除了会去报官以后,还会疯了一样得去找,一天天得去官府催着他们办案。可是沈老太爷不仅没有去报案而且一点都不心急。报案人最后却是丢了镇纸的沈夫人王氏!”

张四狗缓了一口气又道:“茶这种东西很神奇的。喝它不只是品它的味,还能试出精神来。我与京城的林书史论过茶道,他以禅茶与我的儒茶相论。不管是哪一种镜界,一个丢了重要东西的人是做不到沈老太爷那种细品神韵的。正好,我就见过沈老太爷喝茶的样子。”

“为什么?”沈浪不解得问:“我不懂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四狗说道:“因为沈老太爷已经知道家里有了家贼,但他不知道是谁弄丢的。原本我也以为字贴是家贼偷走的,沈老太爷不报案因为家丑,不愿意把沈家的名声搞臭。后来我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沈老太爷镇静得太反常了,他根本就没有要知道谁是家贼的意思。”

张四狗又笑道:“沈老太爷厉害呀。只要他的东西一丢,结果会如何?无非两个结果,一是沈江再也不敢做往外拿东西。二是沈江发现家里丢的东西越来越多,自己以前拿的东西被发现,就会为另一个家贼顶罪,而可能会冒险去掩盖、证明不是自己做的。而这两件事都发了生了。沈江拿走鎏金镇纸是为了掩盖,反正也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且那件事以后沈家再也没有丢过东西。”

张四狗将沈家盗窃案一一说明之后又好奇的对沈鹭问道:“之前沈家到底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让沈老太爷不敢报案?”

沈鹭迟疑了一下。

张四狗笑道:“当然,你可以不说。也没有必要真的对我说。而且我也没有必要帮你们,不知道事情曲直真的无法帮忙。谁知道会不会越帮越忙呢。”

沈鹭这才说道:“是一组黄金打制的凤冠。”

“凤冠?”张四狗疑问道:“是女子成亲时所用的凤冠霞帔的凤冠吗?”

沈鹭答道:“比那个还要好。不算宝石,光黄金就用了三十多两。那是我奶奶的嫁妆,她直接留给了我爹,说是可能是宫里流出来的东西。一直由我爹收着。小时候我见过一次,数天以前我发现藏着凤冠的箱子被人打开过,并把事情告诉了爷爷,爷爷让我不要对别人说起。”

“宫里的东西?所以沈老太爷知道后不敢报案?”

“应该是。”沈鹭认真得说。

“那个凤冠就是藏在你爹的书房里?”

“是。”

“难怪他要在自己的书房里留下脚印了,他一定是知道沈老太爷知道凤冠 丢了,而且怀疑是沈江监守自盗,再加上三十两银子被盗、沈老太爷字贴丢失。沈江想要证明不是自己偷走的凤冠,欲盖弥彰之下才偷了镇纸,留下了脚印。”

张四狗点了点头轻问道:“你爷爷是对的,要真是宫里流出来的东西可不能往外说。你不应该对我说起的。虽然我也不会往外说。”

沈鹭微怒道:“是你要问的。我见你说的头头是道,把我知道的、不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透了,我这才与你说起的。”

张四狗笑道:“其实我也只是想知道后院的脚印是怎么回事而已。如果沈江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家贼而在自己的书房里留下脚印,他没有必要穿着小那么多的鞋子再去后院。”

沈浪问道:“你这么聪明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张四狗摇头说道:“我还没想通。这个问题留着吧,我想以后会弄明白的。但现在,你们要找出那个女人来还有别的问题要解决!”

“什么问题?”沈鹭连忙问。

张四狗笑道:“你见过那个风尘女子,可我们没见过呀。你一个女子如何进行青楼去?”

“我可以女扮男装!”沈鹭信誓旦旦得说。

张四狗耻笑了一下转过身去又开始收拾东西。

“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沈鹭十分不解。

张四狗没有去看沈鹭而只是说道:“你这副装扮,就算是贴上胡子别人也能看得出来的。”

沈鹭脸色一羞,又正经得说:“那怎么办?”

沈浪也说:“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张四狗迟疑着不说话,把手上的衣服归类进了一个置地箱里。

“你倒是快说呀!”

张四狗见他们二人急不可耐,便转过身去说道:“女子去青楼里游戏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只是……只是沈小姐得那个人一下。”

“哪个?”沈浪听得不是很明白。

张四狗笑道:“您之前不是都叫我断袖者么?您得牺牲一下,做一回对食者。”

对食一词出自汉书,虽然沈鹭并不知道出处,但他平时爱偷偷看一些“言情小说”也知道对食是什么意思。

沈鹭涨红了脸,瞪着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沈浪也显得尴尬,他说道:“不至于吧。去个青楼而已……”

“做的不真就找不着人,你们自己也能想得到的。”

沈鹭咬着牙气道:“你,你,你这是在报复!”

张四狗笑道:“对,我就是在报复。当然了,您也可以拒绝嘛。”

沈浪苦着脸说道:“张十六,是不是换一个法子呀?”

张四狗摇头说道:“我就只想到了这么一个法子。别的我想不出来。你们要是能想得出来,你们自己试去。女子化装成男子去青楼里找夫君闹事的事情可不少见。只要青楼一提防,你们什么也找不着。”

沈鹭的眼神像是要把张四狗吃了一般,张四狗却当什么也没有发生。沈浪却有一些尴尬,他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在这个情况。

沈鹭咬牙说道:“行,我答应!”

张四狗见得沈鹭应了一下,便又笑道:“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沈老太爷对于家教可是很严的,就算是你们去青楼的事情不被他发现,那么晚回去,他必定是要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