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都市异能 > 女总裁的全能高手

第六十八章 装逼之人

  • 作者:三猪
  • 类别:都市异能
  • 更新时间:6天前
  • 字数:3,178

旧港之事,其实也是个迷。

反正李夕是想不明白,陆国忠何至于那般极端!

或许这就是陆氏的本质吧。

一言不合就采取极端行为!

一言不合,就要你死我活!

李夕躺在床上,叹一口气。

原本想着,跟陆氏划清界限,以后也就井水不犯河水。

但看旧港之事,李夕总觉得这事情没完。

也总觉得,陆国忠还会针对自己!

所以,必须要给陆国忠一个深刻的教训,不然,后续的麻烦事肯定没完没了!

翌日一早,李夕吃过早饭,就拉着行李箱准备前往陆氏集团。

胡青收拾好碗筷,没好气地说:“这么急着去见你的未婚妻啊?”

李夕更没好气:“青姐,我都跟你说过了,我不想跟陆氏扯上关系。”

胡青突兀的笑了笑。

闲着没事就逗一逗李夕,也是一件生活趣事。

“行了,不用解释,车钥匙在玄关柜上,你拿去。”

李夕听此,尴尬几分。

“那啥,青姐,我不会开车。”

胡青愣了一下,惊讶道:“你这么厉害的人,居然不会开车?”

李夕不知该怎么解释。

跟随师父在山上生活十年,哪里有机会去学开车啊!

胡青道:“那你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送你去。”

“不用。”李夕道:“我自己打车去就行。”

“多浪费钱。”胡青说。

李夕想想,这几天因为陆书盈的事情闹得都没法摆摊算卦,还真是没有收入来源。

不过,他还是不想让胡青接送。

毕竟他今天去陆氏集团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还钱,更是为了给陆国忠一顿教训,所以到时候也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不能把胡青牵扯进来。

“那我坐公交车去吧。”

李夕说着,来到玄关换鞋。

胡青鼓了鼓小脸,不悦道:“小夕,姐姐我也没这么见不得人吧?”

“没有啊。”

“那你干嘛不让姐姐送你去?怕陆书盈见到姐姐,误会你?”

“我干嘛要怕这个?”李夕道:“我只是不想麻烦青姐。”

说罢,李夕拉开门:“青姐,我去去就回,很快的。”

话音落下,李夕赶紧出门。

他是真斗不过胡青,要是胡青非得送他去,他也拦不住!

出了门,李夕拖着行李箱来到公交车站牌。

介于昨天满大街都是李夕的照片,导致现在在公交车站牌前,一堆人都在向李夕投来目光。

李夕也没辙,却也不禁开始想着,是时候搬出北城了。

即便跟严虎集团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可只要是在北城里面,就难免要受到严虎集团的影响。

公交车停靠,李夕上车,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是在岭兰市中心的金融区停靠下来。

与北城的棚户景象相比,市中心的金融区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这里高楼耸立,到处都是折射着太阳光芒的玻璃大楼!

李夕对陆氏集团并不熟悉,但陆氏作为岭兰四大家族之一,想打听他们的集团所在也绝非难事。

很快,李夕便是在众多大厦写字楼里,看到一栋外立面上挂着“陆氏”标志的大楼。

拖着行李箱来到陆氏集团门前。

两名身着制服的保安分在左右,以标准军姿的方式站立值岗。

李夕上前问道:“请问,这里是陆氏集团吗?”

保安点头:“是,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李夕道:“来找陆国忠!”

保安听此,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您,说什么?”

李夕重复,“来找陆国忠,有东西要给他。”

保安打量李夕,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但也正因为确定了没有听此,保安的眉宇已是不自觉间,轻轻皱起。

不为别的,只因李夕的穿着普通,看不出任何富贵之气,却敢直呼“陆国忠”的本名!

这算是大不敬之罪!

但必须要说,保安是专业的。

哪怕已经有轻视李夕之意,却也很快收敛,恢复一名大企业保安该有的职业素养。

“先生,您有什么东西要交给董事长,可以先交托在前台的总务科,他们会转交给董事长。”

保安说着,目光盯向李夕手里的行李箱。

行李箱没什么特别,至少是看起来不够高级。

所以保镖并不认为李夕有资格见到陆氏的董事长,也不认为李夕真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可以交给陆国忠。

既然不是贵重之物,就先交给总务科来处理,也算是常规程序。

然是,李夕今天前来的核心目的,是要教训陆国忠,自然要亲眼看到陆国忠。

“不行,东西我要亲自交给陆国忠,麻烦你去说一声。”

保安有些不耐烦,却不好发作,按下情绪的回应道:“先生,没有预约,您见不到董事长。”

李夕道:“去告诉陆国忠,我,李夕要见他,他如果明确不肯见,我不为难你。”

保安忍不得皱起眉头。

他可不知道“李夕”是谁。

陆氏家族不承认李夕和陆书盈的婚约,自然就不会把“李夕”这个名字往后透露。

保安道:“先生,不知道我说的话,您是否明白,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我们董事长,除非您有预约,而且还必须是得到董事长认可的预约,否则,你肯定见不到董事长!”

李夕当然明白保安的意思,只是,他不爽而已。

“陆国忠的架子未免太大!这样吧,我不想为你,你就当没看见我,我自己进去找他。”

保安服气了。

他觉得李夕的脑子有病。

不然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的说找陆国忠!

是个人都知道,陆国忠乃是陆氏集团的董事长,是岭兰商海界顶层人物。

用更夸张的一点的说法来讲,陆国忠就是陆氏商业帝国的皇帝!

皇帝岂是平头百姓想见就能见的?

如果连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那根本就是个白痴!

保安带着看“白痴”的情绪看着李夕。

“先生,看样子你是还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您见不到董事长,您,没资格见到董事长!”

保安把话说的直白。

李夕对此不意外,也知道保安只是在履行他的职责。

正当李夕想再开口说什么的时候,边上突然传来一道惊讶的声调。

“李爷?”

说话的是许有才。

他就在陆氏集团的上班。

此刻他看到李夕,下意识的颤抖,也下意识的喊出了“李爷”二字。

可没等李夕和保安反应过来,许有才自己就觉得不对劲了。

昨天他是在北城,是必须得给李夕下跪求饶。

但现在,他已经连夜搬出了北城,跟北城脱了干系,又何必再畏惧李夕?

更重要的是,这里是陆氏集团的大门口!

是许有才自诩为自己地盘的地方!

“哎呦,这不是李夕老弟吗?什么风把你吹来?”

许有才立即转变态度,真正上演了一出翻脸比翻书快的戏码。

保安有所诧异。

前一刻还听到许有才称呼“李爷”,怎么突然就变成“李夕老弟”呢?

难道是我听错了?

且不管听没听错,反正许有才是项目三组的组长,保安见了许有才,必须先行礼。

“许组长早!”

许有才一听保安对自己敬称,顿时优越感爆棚。

“免礼了。”他高傲一声。

保安问:“许组长,这位先生是您朋友?”

许有才冷笑。

朋友?

怎么可能是朋友!

这个乡下小子,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朋友!

许有才心间拨动着。

一想到昨天在李夕面前下跪,他心间就满满的不服气。

而现在,在陆氏集团的门口,在他的地盘上,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扳回面子,必须要狠狠的把李夕踩在脚底下!

他对保安道:“喂,你眼睛是瞎了吗?你觉得本组长能跟一个乡下小子做朋友?”

保安顿了顿,不解。

但很快反应过来,知道许有才说的乡下小子,就是指李夕。

许有才上前两步,趾高气扬的靠近李夕。

他继续对保安说:“你们也不想想,本组长可是海归的硕士,而这个小子算什么东西?一个初中学历的文盲而已,你们觉得,本组长能跟这种人做朋友?”

保安无声。

主要是接不住许有才突然的高傲姿态。

而且,保安也明显听出许有才有刻有装逼的意思。

正想说什么时,许有才又道:“你们这些做保安的要是这么没有眼力劲,那我看你们还是趁早离职吧,居然会以为本组长跟这种社会底层的垃圾是朋友,你们这种判断能力,配不上我们陆氏集团!”

保安慌乱几分。

思绪完全跟不上许有才的节奏。

怎么就一下子把问题上升到了“离职”的程度。

你要装逼你就装呗,扯我们保安科干啥?

保安郁闷,但也能敢发脾气。

而李夕此下也是再一次看清许有才的无耻。

他不禁笑了。

“许有才,你是真不配活着!”

许有才听此,浑身隐隐一颤。

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昨天发生的事情。

但很快,他强行镇定下来,怒道:“姓李的,还想威胁啊?以为这里是北城啊?是你撒野的地方?信不信我让他们把你揍到连你妈都认不出你!”

李夕眉宇一紧。

威胁!

李夕可不喜欢被人威胁!

更不喜欢别人提及他的亡母!

“许有才,你确定他们的实力能跟我交手?”李夕低沉,继续质问道,“或者说,你确定他们保护得了你?”

许有才顿了顿。

思绪再一次回顾昨天发生的事情。

特别是昨天在冲天拳馆的事情。

李夕可是有一人单挑整个冲天拳馆的实力!

由此,许有才的脚步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真怕李夕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