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不想当剑仙

第134章 两两对碰

  • 作者:扶墙而出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3天前
  • 字数:3,064

听到“接剑”二字,这位青衣男子,眉头舒展,自己问剑没有遭到拒绝,摩拳擦掌。

可在剑玄大陆,一旦问剑,那就是用剑说话,什么拳头,似乎都没有剑来得爽快。

这位李乘峯大弟子,同样淬剑境九境,可卡在淬剑境九境早已多年,未曾进步半寸。

三年前,本来是他前往天华山察看铸剑山庄遗孤段云,李乘峯的命令,他直接拒绝,要说弟子中,敢和李乘峯叫板的,他田邰在整个戾剑堂,唯独一个。

唐氏兄弟对李乘峯乃是无比的敬意,可田邰生性孤傲,名声不显,在整个紫云洲似乎都有人快忘记他是李乘峯的大弟子。

这一次若不是偶然间听到了剑宗弟子在下议论,他根本不屑出来待客。

听到了段云回答,他深深糊了一口气,是段云最好。

整个摘心阁外围,听到了段云“接剑”二字,林牧起先着急,可段云伸手制止,淡然道:“没事,自动前来人家剑道宗门,主人问剑,我等岂有不接剑的道理。”

陈青剐了一眼田邰,年纪一大把,真是不知羞耻,什么戾剑堂,如此欺人太甚?

陈诀望气不打一处来,这一路走来,居然还有比自己更为狂妄的剑宗弟子,如此甚好!他走向段云跟前,请求:“让我来,我一定砍死他。”

段云看了一眼陈诀望,“滚!人家问剑的是我,干你什么事,我打不过,你再砍人不迟。”

陈诀望只得后退,李卫堂双手抱剑环胸,对于这位戾剑堂高徒的直接问剑,他李卫堂有些赞许,这人虽然有些孤傲,可比云剑宗山门前那位黄天斗贼眉鼠眼的强。

“让你三招?”田邰转身背对段云,高冷一匹。

语惊各位神剑门的剑修,就连陆天南都觉得太狂妄了。

段云掰动自己手腕,笑言道:“不用,田兄,请。”

听到于此,田邰负后手指,微微颤动,伸展转为攥紧。

“能拒绝我田邰让三招的人,没有几个,你小子算一个!”

段云附和:“荣幸之至。”

话毕,整个摘心阁楼外围,落地枫叶缓缓而起。

剑意!

这位高徒领悟了剑意?段云觉得此人这番气势,相比李煌大为不同。

剑?

“看剑!”田邰大喝一声,手中衣袖多了一柄蹭亮长剑,森森剑身,等田邰再转身时,剑已经朝着段云而来。

段云一摆自己白色长袍,众位神剑门剑修,皆是后退,段云脚尖点地,拉动整个身躯,微微后移。

肉眼段云脚尖触碰地面,实则段云整个脚尖距离地面,一段微距,段云白衣身影如同只白鹤,在落叶飘起中,悄然而立。

庭院落下枫叶,顷刻间,随着这位剑修的剑意,激荡而起,落叶随风,如今,枫叶在剑意之下,簌簌作响。

本是落叶归根,在两人这番交战之下,枫叶再次回响天地飘散般。

青衣身影一道剑斩而下,被段云拉开身影,田邰再次持剑,绞荡而来,段云咬牙一紧,这人出剑路数,甚是少见。

田邰手中长剑如同长蛇,挥剑而来,长蛇吐信 ,剑至如蛇至,欲要撕咬段云。

段云旋转身躯,一震罡风,挥舞而起,伴随无数落下枫叶,脚尖轻点田邰手中长剑,轻轻一跃悬空俯视田邰。

“不出剑?小看我?”田邰质问段云,段云皮笑肉不笑。

落地枫叶卷起,包围在二人之间,段云急速拔剑出鞘,倒立身躯悬空,整个白衣身影在空倒立,左手持剑,人剑从天而降!

“铛铛,锵锵。”

外围几人只是听到了剑斗之音,因为二人剑斗,早已让人眼花缭乱。

数剑过后,段云再次悬空,凌空一剑刺向田邰,田邰同样如是,挥舞长剑一道气旋,迎难而上。

“砰!”

一阵莫大气旋,摘心阁外围,瞬间炸开。

先前裹挟掉落枫叶,在两人剑尖对碰之际,整个一团团枫叶,瞬间七零八落。

“好小子,果然是揍我师弟的人,有几把刷子。”田邰在两人剑尖相互对碰中,冷笑道。

“神剑门的人,没有几把刷子,岂不是让人耻笑?”段云回应。

上方段云整把剑的气势,力压田邰,田邰整个人持剑,剑身弯曲,身躯早已接近接地,田邰手掌拍地,似借力用力。

一剑击退段云领空之剑。

段云身体倒悬,凌空翻转落地站立,左手手持莫邪。

“左手剑?”田邰大惊,这小子左撇子?

田邰手持长剑竖立于眉目前,左手掐诀,从下而上一抹,整个阁楼外围处,散落一道枫叶,瞬间聚集整个剑身;段云左手持剑微微闭眼。

你有剑意?难道我没有?

只是强弱之分,段云这时温养的剑意,算不上登堂入室,可要是对付极剑境以下的剑修,绰绰有余!

只见白衣少年,左手持剑横立,地上散落枫叶,同样快速聚集。

神剑门众人均是瞪着两人,似乎这一场问剑,要在二人这一剑中,最后决出胜负。

整个阁楼外围,空间凝滞,顺着田邰挥出一剑,段云同样挥出一剑。

枫叶散聚,凝聚剑身枫叶瞬间一道气旋散开。

再次一阵声响,无数枫叶落下,段云纹丝不动,田邰微微后退几步,立马稳定身形,生怕被人看到。

段云此时收剑,“田兄之剑,小弟望尘莫及,这场问剑,田兄赢了。”

听到段云主动说自己赢了,田邰顺势藏剑于袖,冷冷道:“你也不错。”

陆天南此刻大叫起来:“段师兄,你没输,是他输了,我看他后退了。”

本可以就此问剑结束,田邰也很好下台,这时随着陆天南一句话,打破了双方宁静,陆邰正了正自己衣襟,恢复几分气定神闲,默言。

段云走到陆天南跟前,扭了扭耳朵,讪笑道:“怎么耳朵听不进去话,陆师弟,你这眼光也不好使了呢?”

在看向其他众人,瞧出了段云深意,这才就此作罢。

陆天南捂着自己耳朵,瞅了一眼这位袖中藏剑的剑修,愤懑道:“哦,我知道了,你是输不起呐,理解,理解。”

田邰此刻一脸尴尬,大怒:“小鬼,你说什么?”

“小鬼,你才是小鬼呢,你全家都是小鬼,哼,我是神剑门的剑修!”陆天南来了气,怒怼这位不要脸的剑修。

“怎么?你也想与我问剑一场?”田邰挑衅。

“哼!谁怕谁啊,我输了我可以认,不像某些人,啧啧!”

李卫堂一把捂住自己陆师弟的嘴,解释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这位大青衣懒得计较,转身依旧双手负后,淡淡道:“请吧。”

段云这才领人进入摘心阁,在屋中,田邰并未坐上主位,很明显是给李乘峯留的,自己再如何狂妄,也不能在外人面前对师父不敬。

“上茶。”

随着一声命令,戾剑堂弟子开始给段云众人上茶。

茶上的很满,段云摊开茶杯,段云知道了,这位大青衣不欢迎他们前来视察锁妖井,三年前,唐氏兄弟,是一茬;探查锁妖井,又是一茬。

酒满敬人,茶满赶人。

“田兄,不知道小弟在何处得罪了田兄,如此待客,这和李宗主之前,未免有些偏颇?”

田邰喝了一口茶,漫不经心道:“你说得不错,我就是看你不爽,比剑有几分实力,可未必让我对你改观,小小年纪,锋芒毕露,难道要我对你卑躬屈膝?”

段云默然,这他娘的言语说辞,从不委婉。

“如此甚好,田兄直截了当,那段云也就如此简单方便多了。”

“走吧,锁妖井!”段云转变语气,变得阴沉。

田邰坐立不动,视若无睹,对段云的话语,装作没有听到。

沉默片刻,田邰无奈道:“对不起,你们来得可真不是时候,两位唐师弟,下山斩妖去了,宗门锁妖井,都是他们二人负责,这时,你要探查锁妖井,估计难!”

明摆着老子就不带你查探锁妖井,你能拿老子怎么办?

陈诀望拍案而起,大怒:“如此狂徒,谁给你的勇气?”

田邰看了一眼这位高大少年,便收回了视线,不屑道:“你是谁?无能狂怒的莽夫?”

两个孤傲的人,开始针锋相对。

“我是谁,我是你神剑门陈大爷。”

田邰没有再次回复,一副老子如此清高之人,和你这无脑匹夫见教,失了自己身份。

段云伸手示意陈诀望坐下,不疾不徐,明摆着这位田邰故意刁难。

先前问剑,再者问剑自己处于下风,再就是陆天南的挑破,这才让这位高徒,颜面无存。

“田兄!数日前,我可是在云剑宗和李宗主打过招呼,你如此这般,是你之意,还是李宗主授命?”段云仍旧一副好脸色。

这个白衣少年,他知道,这时候越是沉不住气,越是无法解决问题。

田邰听到于此,仍旧一副冷淡态度,回答:“是我又怎么样?”

“哦?是你,那就是好办多了,阻挡神剑门剑修查探妖族者,神剑门有权先斩后奏!”

田邰此刻如鲠在喉,怔住了,斥问:“你敢?”

段云放下茶杯,左手持神剑,与田邰对视一眼,“你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