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代修真 > 邪医狂少

第2章 站起

  • 作者:无方
  • 类别:现代修真
  • 更新时间:3天前
  • 字数:2,305

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长相普通,却满脸倨傲。

虽然穿着一身名牌,身上满是小痞子的气息,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手上还戴着一个大钻戒,就差在脸上写‘我是暴发户’五个字了。

他进门之后,戏虐的赵君毅,嘿嘿一笑,笑声中有着说不出的得意和不屑,道:“大侄子,你还好吗?我来看你了。”

“韩东来,你来干什么?”赵雨曦惊怒的看着来人。

“听说我大侄子住院了,我做为长辈,怎么也要来看看!”

赵君毅面无表情。

韩东来,韩云雪的父亲。

在赵君毅和韩云雪谈恋爱的时候,这家伙没少来打秋风。

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典型的社会无赖。

赵君毅打心底的厌恶他,只是看在韩云雪的面子上,一直忍着。

左右不过一些钱财而已,谁曾想,这家伙变本加厉。

不但在外面养了几个女人,赌的也越来越大。

一次高达几十万!

钱从哪里来?

找赵君毅要!

不给,呵呵,他有的是不要脸的办法。

赵君毅给他找了个正经工作,他干了一天,就炒了老板鱿鱼。

终于,从赌场又一次将他赎回来后,赵君毅说了几句狠话,却被赶来的韩云雪指责。

两人大吵了一架。

韩云雪,从不允许他说他们父女的任何不是。

他们父女俩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

现在想想,韩云雪一直都将他当成了摇钱树,背叛他,不过是找到了更粗的摇钱树。

父母都看出来了,也警告过他,唯有他,沉溺在少年的爱情幻想中。

直到今日……

“滚,你滚!”赵雨曦凄厉的声音响起,她用仇恨的眼神看着韩东来,仿佛要生撕他的血肉,“你滚,不准你出现在我哥面前。”

要不是他们父女,她的哥哥,她的父母,她的家庭,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韩东来笑吟吟的道:“叔叔我好心过来看你哥……”

“用不着!”赵雨曦厉喝道:“我哥怎么伤的,你不知道吗?猫哭耗子假慈悲,滚,你们这豺狼父女。”

韩东来依旧一脸笑吟吟,道:“这就把我赶走了?我可是刚刚才去看了你爸,你不想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吗?”

赵雨曦一怔,下意识道:“你去看我爸了,他……”

“当然!”韩东来得意的道:“你爸虽然被相关机构控制了,还被禁制探望,不过,以我现在的能量,要见他还是很容易。”

赵雨曦咬了咬薄唇,要说不担心父亲,不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那绝对是假的,哪怕她知道,韩东来不怀好意。

父母爱子女乃是天性,换做子女,也是同样的道理。

见此,韩东来得意的一笑,正准备说什么,一道淡漠的话插了进来。

“你的能量?你有什么能量?一条狗,换了一个主人,就能变成人了吗?别装模作样了,你根本不可能见到我父亲,狗,永远只会无力的犬吠。”

赵君毅淡漠的话语,回荡在病房内。

韩东来的脸色,猛然冷了下来,他看着赵君毅,眼神恶毒,狞声道:“呵呵,看样子,云雪下手还是太轻了,她应该把你的舌头也拔掉。”

赵雨曦俏脸大变,仿佛一头被激怒的小兽,怒视韩东来。

赵君毅却依旧淡漠,道:“就算我说不出话,就算你现在人模狗样,依旧改变不了一点,你曾经像狗一样的跪在我的面前。”

“那一次,要不是我制止,你已经在舔我的皮鞋了,只是为了十万块而已。”

“闭嘴!”韩东来怒吼了一声,他凶狠的瞪视着赵君毅,狞笑道:“赵君毅,你也说了,那是以前,现在呢?现在是你像狗一样的跪在我面前。”

“哦,不对,你现在连跪都跪不成了,只能躺着。”

“看看,我女儿多好,怕你累着,让你一直躺在床上。”

“你说什么?”赵雨曦近乎失去理智,差点冲上去和韩东来拼命。

唯独赵君毅,始终平静。

现在的他和以往已经不同了,在他眼中,韩东来注定是一个死人。

虽然在耳边吵的人很不舒服,但是,他将成为赵君毅第一个杀的人,所以,可以给一点优待。

与此同时,血河心经不断的被他催动,大量的灵气涌进他的身上,治愈他的伤势。

在灵气的滋养下,骨碎这种伤势,实在太简单了。

等他的伤势好了之后,就是韩东来死的那一刻。

“小雨曦,你别着急。”韩东来将视线看向了赵雨曦,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道:“你知道吗?只要我说一句话,你哥哥就会被赶出医院。”

赵雨曦不屑冷笑,道:“你做梦呢吧,你以为这医院是你家开的吗?”

“我没胡说。”韩东来得意的大笑,那小人得志的模样,让人恨不得给他一拳。

“你难道不知道,你们家已经破产了吗?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和你爸关系好,所以,不会赶你们走,对吗?”

“你要不要打电话问问他,是不是因为我让你们留下,你们才留下的?”

赵雨曦脸色瞬间惨白。

赵君毅心里也是幽幽的叹息一声。

在赵家倒了之后,以往那些关系好的朋友和亲戚,早就将他们当成了瘟神。

赵雨曦和赵君毅已经用亲身经历,诠释了这一点。

多少和他父母关系好的人,现在连大门都不让他们进。

曾经关系有多好,现在做的就有多绝。

没有趁机踩上几脚,已然算好的了。

韩东来的话,很可能是真的。

赵雨曦脸色惨白,却根本不敢打手机,不敢将那泡沫般的幻想打破。

她最初找那位副院长的时候,他断然拒绝,后来又改变,主动联系他们。

赵雨曦当时还在奇怪,现在想来……

这让她更加的绝望了。

重伤的哥哥,居然只能依靠仇人。

换句话说,他们兄妹俩,现在只能任由这恶心的人渣揉捏吗?

这一刻的赵雨曦,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轻飘飘的,仿佛下一刻就会被风吹走。

“呵呵,不要急,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韩东来笑吟吟的道:“只是,雨曦,你能出来一下吗?关于你哥哥的伤势,我想和你单独深入的探讨一下。”

他嘿嘿怪笑起来。

“你说什么?”赵雨曦的声音猛然尖锐。

不用韩东来特意加重‘单独’和‘深入’两个字,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赵君毅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冰冷,眼中有着无尽的杀机。

韩东来却异常的兴奋,以至于根本没有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幽冷了。

“怎么?你还想在这里吗?当着你哥哥的面?哈哈,雨曦,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的开放……”

“你作死!”

冰冷的话语,打断了韩东来的话,在韩东来目瞪口呆中,赵君毅居然缓缓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