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实百态 > 潜龙入世

第一章 罪恶之都

  • 作者:一念骄阳
  • 类别:现实百态
  • 更新时间:2022-08-26
  • 字数:2,033

金三角北部的一边陲小镇。

这里号称罪恶之都。

在这里,囚禁有暗杀过总统的杀手之王,屠尽一方的军阀,曾盗取国宝的超级大盗……

秦乾正拖着一高大人物,所过之处,地上都擦出道道血痕。

这人的真名,秦乾也不知道,只有一个响亮的外号,血手人屠。

上个月进入到罪恶之都,因为不满这里的制度,叫嚣!被秦乾狠揍了一顿。

今天是他进入这里的满月,也被揍了整整一个月,应该是打服了吧?

随意的把血手人屠扔进垃圾桶,里面成群老鼠被惊动,一窝蜂爬出来,罪恶之都的老鼠,都长得又肥又壮。

秦乾淡淡开口:“以后这片区域交给你来打扫。”

已经剩下半条命的血手人屠,回不了完整话,嘴里含糊不清的直点头。

秦乾没再理会他,点燃一根烟,来到罪恶之都唯一的净土,这间别墅也是他的居住地。

打开一瓶拉菲,放进木桶里,泡着脚,这是他每天晚上必备的体验,反正这里的名贵酒水也喝不完。

每个被控制在罪恶之都的人,都非富即贵,为了能在这里过的好一点,他们贡献过不少好东西。

“小乾,燕京秦家那边刚刚传来消息。”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是云叔。

当初,他被燕京秦家赶走,路途中遭遇一伙伏击,幸亏云叔相救才捡回一条命,云叔却也因此而断了一条腿。

“燕京秦家?”

秦乾冷漠,对于是非不分的秦家,他没什么好感。

当初。

父亲秦天龙,为了秦家得罪大人物,可整个秦家上上下下,巴不得秦天龙好死,似乎早就盼望这一天呢。

秦家大堂,秦天龙当着所有人的面自尽,那时的秦乾只有七岁,他在旁边冷冷看着。

那也是他最后一次流泪。

往事如潮,他不愿意再回忆,闭上双眼。

云叔道:“秦家下一任家主秦傲雪,始终觉得当初有愧于你,想让你回到秦家。”

回去?怎么可能?

秦乾猜测道:“秦傲雪应该还有后话?”

云叔点头,“如果不回去,她愿意为你出手三次,前提是,以后不准再用秦姓。”

秦乾表情淡然,并未回话。

云叔却已经明白该如何去做。

半响,别墅内,只剩下秦乾一人,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玉坠,那是父亲生前所留最后遗物。

秦家的秦,他才不稀罕,他的秦姓,只属于父亲。

“小家伙,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成长了不少,为师很高兴。”

熟悉的声音响起,秦乾侧头看向门口位置,眼前之人,他无比熟悉。

“糟老头,你终于回来了。”

秦乾的声音,都隐隐有些发颤。

头发花白,弓着腰,不修边幅,模样猥琐的糟老头撇撇嘴,“臭小子,连师傅都不叫。”

秦乾耸耸肩,“反正你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我不都是这么称呼你。”

糟老头没有计较,开口道:“你该离开罪恶之都了。”

“离开?”

秦乾不是没想过离开,也曾试图离开过,但都被糟老头得知,强行将他带回来。

糟老头说道:“我给你搞了一桩亲事,那女人还挺漂亮的,你小子艳福不浅,至于这罪恶之都,暂时不需要你操心了,我先接手着。”

对于糟老头的话,秦乾向来不会反驳。

也算是回报他授业之恩吧。

第二天一早,收拾好行李的秦乾,坐飞机来到阳城。

刚下飞机,糟老头的信息准时发来。

陈渔。

阳城的三流世家,陈家第三辈。

下面还附带有一张她的照片。

真可谓倾国倾城,天资绝色。

秦乾嘴角微扬,糟老头还真没骗他,是个挺漂亮的女人。

……

陈家大院。

陈渔的父亲,陈家老二陈国南正抱着哭泣的妻子蒋慧芳。

“别碰我!”

蒋惠芳一把将其甩开,冷冷喝道:“陈国南,你说说我自从嫁到你们陈家之后,受过多少委屈?外面都以为我加入到了豪门,呸!狗屁的豪门,我连个普通老百姓都不如。”

“这次竟然还让女儿嫁给一个没出息的男人,你都不知道反驳的吗?你可真是个窝囊废。”

“你这叫什么话?”

被说出几分火气的陈国南,哼了一声道:“这是爸临走之前的主意,你要我怎么反驳?让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当所谓的不孝子吗?整个陈家怎么看我?外人又怎么看我?”

“所以你就甘愿把女儿往火坑里推?”蒋惠芳怒瞪着陈国南。

陈国南不敢看她,淡淡的说道:“这也不是往火坑里推,上门女婿,最起码听话,以后会好好对咱们女儿的。”

蒋慧芳嗤笑一声,“说白了,你还是怂!”

“你说话别太过分了。”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

陈渔打断他们的谈话,叹口气道:“这人我嫁还不行嘛。”

“那个上门女婿好像来了,你们快去内堂吧。”陈家的佣人跑来汇报。

陈家内堂。

陈家人汇聚一起。

来到这里的秦乾,连个座位都没被安排,被凉在门口位置。

既来之则安之,他倒也无所谓。

不一会儿,秦乾看到姗姗赶来的陈渔三人,正要打招呼问好,陈渔那大哥陈兴文冷笑道:“陈渔,这就是你未来夫婿,别说,长得还真是人模狗样,就是窝囊了点儿,一个大男人来当上门女婿。”

面对这种诋毁话语,秦乾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并未回话。

可就是这一眼,竟然让陈兴文感觉浑身不舒服。

这小子的眼神,太可怕。

陈渔看着秦乾,轻叹口气,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尽是不愿。

可此事,已然板上钉钉。

陈家老太爷前几日刚死,在临死之前,说什么都要把陈渔嫁给秦乾,问题缘由,他也没说。

现在陈家奶奶掌握大局,在几位儿女的搀扶下,她坐到主位上。

打量着秦乾,并未察觉出什么特别之处,摇摇头,放话道:“老二,陈渔,既然是死去之人的遗愿,那这件事情你们便答应下来吧。”

没有商量的余地。

“民政局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择日便让他们完婚。”